♂nbsp;  玄冥真人扫了那则信息几眼,抬头看着长生真人,语气毋庸置疑:“长生老贼,那小子把整个炼丹房都给炸塌了,更是严重影响到其他丹师,导致他们不能安心炼丹,所以即便那小子是你的私生子,也不能这样放任下去了。”

  长生真人淡然一笑,指了指下方说道:“那就安排他到琉璃洞炼丹吧。”

  琉璃洞位于这不周亭下方的那山壁上,是一处人工开凿出来的山洞。

  山洞的主人是上一任院长,上一任院长见此处风景极佳,便命人开凿出这样一处洞府出来,之后更是居住于此,修炼问道。

  长生真人接任院长一职之后,这山洞也就空闲出来了。

  玄冥真人扫了那悬崖边一眼,嘴角扯了扯了,没好气的说道:“让他在琉璃洞炼丹,这倒也是一个办法,至少不需要在担心丹药阁会不会被炸塌了。只是今后老子还怎么在这不周亭上跟你下飞行棋以及思考人生?”

  到时这不周亭周围必然浓烟滚滚,轰隆闷响,甚至说不定就连琉璃洞都会被炸塌方了。

  “下棋可以另找地方,至于你的人生……没有任何思考的价值。”长生真人摇了摇头说道。

  “……”要不是百分之一万确定自己不是这老头的对手,玄冥真人都想一巴掌过去了。

  什么叫老子的人生没有任何的思考价值?

  你知道老子这段时间在思考什么吗?说出来吓死你!

  老子在思考天究竟有多高,地究竟有多厚,天为什么会下雨,人为什么要吃饭,思考万物的起源,思考天地间的那股神秘气息从何而来……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

  玄冥真人心生寂寞之感,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超前了,放眼整个神域,根本就无人及得上自己。

  这些凡夫俗子不懂得思考,不懂得人生的真谛,不懂得及时行乐,就知道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修炼在修炼,殊不知在天赋不够的情况下所取得的成就也就如此,在如何修炼也逃不过当炮灰的命运。

  可悲可叹啊。

  “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那小子果真是你的私生子。”玄冥真人扫了长生真人一眼,表示我已经知道了你就大方承认了吧。

  不是私生子的话为什么要如此迁就那小子呢?在他闯下如此大祸的情况下非但没有责罚,反而安排他到那琉璃洞炼丹,生怕他人打扰到他炼丹一样。

  长生真人笑而不语,这种如此无聊的问题他向来都不屑回答。

  “算了,我这就过去通知那小子,让他去琉璃洞炼丹去。”玄冥真人站起身来说道。

  在继续面对这张风轻云淡的老脸的话,他怕自己忍不住一拳过去。

  一拳过去倒也没什么,就担心自己的这张胖乎乎的脸更臃肿了,到时影响到自己的颜值那就不好了。

  整个老贼太恶毒了,打人总喜欢打脸。

  指了指那棋盘,一副被你占了多大便宜的表情:“这棋虽说怎么看最后都是我先跑完,不过毕竟还没结束,所以就算和棋吧。”

  长生真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算和棋。”

  玄冥真人心里这个激动啊,跟这老贼下了那么久的棋,总算和棋了一把,这无疑是巨大的进步。

  连和棋都有了,离赢他一局还远吗?

  ……

  “药老哥,在帮我安排一间炼丹房,哦,我还要十个质量好一点的丹炉。”李泽道屁颠屁颠的来到药老跟前,露出了那显得如此人畜无害的腼腆笑容,就好像他提出这个要求相当的过分似的。

  事实上,李泽道还真觉得他这个要求很是过分,反正要是有人敢这么折腾自己,他早就一巴掌过去了,是不会这么好说话的。

  因此,李泽道很是感动,他觉得这些丹师都是好人……虽然,他们此时的脸色如此的不好。

  药老脸上的肌肉干脆一哆嗦,更是清楚的感受到了那一道道饱含着杀气的目光。

  眼珠子一转,赶紧捂住自己的肚子:“李老弟,你说丹炉啊……哎呦,我的肚子疼……茅房?茅房在哪?李老弟,你等等,我先去茅房先……”

  转身落荒而逃。

  心想你当我傻啊,我要是在给你丹炉的话其他丹师不得把我给吃了?

  就在这时,板着一张脸,显得如此威严的玄冥真人大步的走了过来。

  “阁主……”药老赶紧止步,作揖恭敬问候。

  其他丹师同样作揖,脸上那表情要多恭敬有多恭敬,可想而知,玄冥真人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之高。

  这也难怪,毕竟玄冥真人可是可是丹药阁的阁主,是一脚踏入灵仙镜的强者,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