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泽道笑笑,懒得跟这个发牢骚的老头计较啥,问道“另外,之前你那个被魏风声收买的手下雾现在情况如何?你把他给杀了?”

  “嗯。”杨主任简单的哼了句,对于那个属下的叛变,他无疑极其痛心,之后按照fc的规定,也为了起到一个威慑的作用,他成为了典型,被处置了。

  “融入他舌头里的那块黄色石头呢?”李泽道问道。

  “在我手里,你要?”

  “我要带我的人进入魔窟森林里。”李泽道简单的说道。

  “知道了,等你到了燕京之后,我让人给你送过去。”杨主任说。

  ……

  甘露庵是坐落在凤凰市西北方向郊区的一座规模不大的尼姑庵,因为寺庙的声名不显,又不是什么古迹,所以平时香火不是那么旺盛,除了为数不多的忠实信徒会在佛诞之日前来烧香礼佛之外,一年中大多数时候几乎无人无津。

  因为甘露庵香火不旺的缘故,所以这里的尼姑自然也不是很多,加上新来的法名为忘尘的小师太,也不过才九个,所以这里的每个尼姑都有自己单独的一个房间,甚至如果你愿意的话,每人一间半那也是够的。

  每个房间面积都不大,布局基本相同,朴素简单却又显得庄重,里头都供奉着观音大士,房间里青烟缭绕,满满的都是香火的味道。

  跟每天清晨一样,忘尘小师太在观音殿跟师父以及诸位师姐做完早课之后,便返回自己的房间里,却是发现自己居住的房间里竟然多出了一个人出来,而且还是一个长年累月恐怕都见不到一回的男人!

  对于尼姑庵来说,男人绝对是稀罕之物,即便在佛诞之日有信徒前来烧香礼佛,但是那些信徒基本都是清一色的老太太。

  当下忘尘小师太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大了,那原本已经静如止水的心也荡漾了起来,就如同有人在水面上狠狠的投入了一颗大石子似的。

  男子背对着忘尘小师太,跪坐在她那每天诵经祈祷的蒲团上,跪拜着面前的观音大士。

  他的身体笔挺,显得腰背特别的结实且修长,看起来很有味道,所以即便看不到他的脸,也可以让人清楚的感觉到,这应该是一个帅气阳光的美男子。

  他的手里捧着一本原本放在那桌面上的《心经》,嘴里念念有词,声音极快却又含糊不清,至少忘尘小师太根本就分辨不出来他念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以她对《心经》的了解,他念的应该不是《心经》里头的内容才对。

  但是偏偏的他看起来又如此的认真,就好像一点都没察觉到在他身后已经多了一个小尼姑了似的。

  忘尘小师太看着这如此熟悉的背影,心里早已掀起了波澜,身体僵硬无比,面色更是一下子就凌厉起来了,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极其浓郁的杀气,这杀气中还蕴含着一股极其复杂的情绪。

  她那修长的手已然握紧成拳头,却终究一动不动的,没有一拳朝着男子那后脑砸过去,虽然她真的很想这么做,但是她忍住了。

  他的身手太可怕了,她远不是他的对手!况且忘尘小师太也不认为他是过来让自己杀的,他才没这么慈悲呢。

  男子那含糊不清的诵经声……当然,也有可能是胡言乱语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他将手里的《心经》放回桌面上,缓缓的站起身来,目光看着面前那面露慈祥的观音大士,声音温柔带着一丝略显沙哑的磁性说道“想我了吗?”

  “……”忘尘小师太表情僵硬,身体剧烈的颤了下。这该死的家伙,他到尼姑庵这是……泡自己来了?他就不怕佛祖降罪?

  “想!每天都想!每一分每一秒都想!”忘尘小师太说,只不过声音不是那种含情脉脉,温柔羞涩,而是冷冽没有任何的温度,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似的。

  男子苦笑“是想杀我吧?”

  “是!”小尼姑没有任何的隐瞒。

  “唉,女人果然是不讲理的,即便她已经是一个俊俏的小尼姑了。”男子叹息转过身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这身穿衲衣,即便是杀气腾腾,但是依旧极其俊俏的小尼姑看,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莫名的幅度。

  他的眼神却是如此的复杂,欣喜,怀念,忧伤,迷惑,像是灵魂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位面,回到了尘封已久的或是美好或是痛苦的回忆。

  看着这张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