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泽道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悔恨“我这不是挑衅吗?我这不是在抽fc的脸吗?哪怕她肖轻风没有杀了那个什么狗屁博士,但是你们觉得有那就有不就行了吗?我为什么要装犊子试图救她呢?害得她最后被苏主任活生生的折磨死……”

  “……”杨主任的面色瞬间一僵的,表情已然有些骇然了,所以,他早就知道那个肖轻风已经被苏门折磨死了?

  “我害了她了,我现在一闭上眼睛都能想起她那张惨不忍睹的脸,想到她的耳朵被割掉了,眼珠子被挖掉了,牙齿被一颗颗拔掉了……苏主任真是好手段啊,这种事情没少干吧?”

  杨主任听着,表情更是骇然无比了,他果然知道了,而且连细节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基地里有他的人?

  “我诚恳的向你道歉。”李泽道又一次说出这话,“三个多月前您给我电话对何小阳的死表示慰问的时候,我不该不知死活嘲讽您老人家啊,觉得您老人家这是虚伪啊,也不该说谎,骗你您老人家说何小阳的尸体是在荒郊野外找到的,骗您老人家说我没跟骷髅头组织交上手……”

  “我现在坦白,那时候我不仅跟他们交手了,我甚至还闯入了他们的那实验基地,把何小阳的尸体以及有关基因超人的所有研究资料都带出来了,只不过最后一个不小心的,那些资料又被他们抢回去了……我错了,我应该在谨慎一点的不是吗?毕竟那些研究资料对咱们国家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我就算没命了也应该再次抢回来的啊。”

  杨主任沉默,甚至连呼吸都停滞了似的,心里已然涌起了极其浓郁的歉意。

  李泽道的态度极其诚恳,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悔恨“我错了,我不应该撒谎,我应该坦白的,坦白说我跟骷髅头组织做了交易了……我答应他们说有关那实验基地的事情不泄露半句,他们答应我说不会找青云的麻烦……我应该跟你们说这事的,至于说了青云的人会不会被骷髅头组织让人在暗中给杀了,关我屁事啊对不对?他们的命跟国家大事比起来,狗屁都不是不是吗?”

  杨主任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困难了,脸色火辣难看异常,李泽道这所谓的“道歉”根本就是在冷嘲热讽,这就像是一只只处于无形中的大手似的,狠狠的狂抽在他那张老脸上。

  他们之前就是怀疑李泽道是不是跟骷髅头组织有什么勾结,这才决定抹杀掉他,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勾结”!

  “如果我坦白了,你们是不是就不会猜忌我了?我的女人是不是就不会……差点被你们给杀了?我是不是也不会差点就死在骷髅组织那据点里?我妈也就不会悲痛欲绝了,我的女人也不会悲痛欲绝,不会认为我死了然后离开我”李泽道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后悔,“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杨主任喉咙蠕动的,他很想说些啥,但是偏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发出一声极其苦涩的叹息。他无话可说,他也无从反驳。

  他当然知道,李泽道不是在道歉,不是在忏悔,不是在自责,他这是在发泄,讲道理的发泄。

  这个世界上,只有强者才有跟人家讲道理的资本,他早就具备拥有强者的实力,而现在,已经初步具备强者的心态了。

  强者的心态是什么?杀戮,果断的杀戮!唯有如此,才能让敌人感受到心悸,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fc现在就是李泽道的敌人!

  杨主任现在就感觉到一丝心忌了,毫无疑问的,这次的岛国所发生的事情让李泽道整个心态完全改变了。他知道,若是试图想继续用以往的手段去压制李泽道的话,那么他一定敢让fc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李泽道的确在发泄!也是在传递一个信号!

  他从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已然被选为实验体了,被迫提前从自己母亲的肚子里出来,他便被强行从自己的母亲身边抱走,之后,他还当了十八年浑浑噩噩的白痴。

  在之后,他又一次被迫服用了神丸,他被改造成功了,他拥有强大的力量……这力量根本就是他们强加给他的,但是强加完之后,发现控制不住了,于是又想抹杀掉他。

  李泽道不想杀人不想见血,但是更不想被杀更不想流血,不想成为一台别人手里的冷冰冰的杀戮机器。

  李泽道不想被扣上“叛国”这样一顶沉甸甸的帽子,甚至他很愿意为这个国家去流血,但是但是若是有人敢逼他在华夏待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