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泽道听着,眉头皱了皱“道士?”对于道士,他还是有些好感的,谁让他的那个莫名其妙得来的师父清虚子就是道士呢。

  “是的,道士,在我八岁的时候,他见我可爱也觉得我有这方面的天赋,就开始教我,当然,也交代我说不能让父母知道,也别跟别说说是他教的,所以一直以来,其他人都不知道我其实很厉害的。”肖轻风抬头看了李泽道一眼说,这话自然有几分反驳李泽道刚刚那话的味道,我才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呢,我很厉害也很好看好不好?否则那个道士为什么求着要当我师父呢?

  然后担心这个王八蛋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肖轻风又说“我说的都是真的,那个道士道号清虚子,只可惜子在我十三岁那年,他说他有事要离开一下,后来我们也搬家了,从此我就在也没见到过他了……”

  “呃……清虚子?你说清虚子?”李泽道瞪大眼睛长大嘴巴,一点都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是啊,清虚子……怎么,你认识他?”肖轻风见李泽道子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表情怪异的,当下有些疑惑的问道。

  “那个……我也认识一个道士,道号就叫清虚子,当然不一定跟你认识的那个清虚子是同一个人。”李泽道面色有些古怪的说,若她真的跟清虚子认识,那真不能不管了。

  甚至,整个fc,整个华夏都欠清虚子人情,若非是他,现在端木卫庄已经开始在兴风作浪了。

  肖轻风的眼睛也睁大了,赶紧说道“我认识的那个清虚子他说他姓陈,名字我就不知道了,你认识的那个清虚子呢?姓什么?”

  “陈……呃……”李泽道的面色更是古怪了,这下没跑了,她真是清虚子的徒弟,而且按照入门先后,她岂不是成了自己的师姐?

  “咳咳……”李泽道轻咳了几下,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个女人知道她是自己的师姐,否则以她的那种嚣张,会挺麻烦的,当下含糊的说,“那个应该不是同一个人……不过,我确实跟fc有间隙,也看不惯fc的一些所谓的必须的也是正义的的举动,加上这事情也不是你的错,你只不过是在正当防守,所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杨主任他们为难你的。”

  “真的?”肖轻风大喜。

  “接下来不管谁问你话,你只需要一口咬定你没杀死赵博士就行了,剩下的事情由我来处理。”李泽道沉吟了下说道。

  肖轻风表情欣喜的赶紧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不过,事情恐怕有难度,你也别抱太大的幻想,想立即带你走,恐怕不太可能。我只能保证杨主任他们不太为难你。”李泽道说。

  肖轻风又一次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确实,想把自己带离这个地方很难,即便杨主任在他面前一直吃瘪。

  当下李泽道又简单的交代了几句,然后离开了这个房间来到了苏门的办公室里了。

  “怎么样?”正坐在那边的杨主任见李泽道进来了起身问道。

  “哼!”苏门则是冷哼了一声,眼神不善的扫了李泽道一眼,没说啥。

  李泽道摇了摇头,很是肯定的说道“赵博士的死,跟她没关系。”

  李泽道不觉得自己这话是错的,毕竟赵博士之所以被杀,那是因为他好色了,太欺负人了,他若是不欺负人,肖轻风也就不会杀了他……所以在李泽道看来,肖轻风其实可以说是受害者。

  就好比说,有一个人你压根就没得罪对方,但是对方却是看你不爽千方百计的想欺负你,你不让欺负还不行,你不让欺负他就会让你死得很惨,你受不了了反抗了,将他杀了……能说你是错的?

  从法律上来说,你当然是错的,你是杀人凶手,虽是被迫杀人,但是也有罪,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你其实没做错什么,你只不过是本能的想反抗一下……难道就因为你是弱势群体所以你反抗的权利也被剥夺了?

  在往大的说,民族国家之间的抗争,一个国家侵略另外一个国家了,被侵略的国家全民皆兵奋起反抗,把入侵者都杀了,你能说反抗的那个国家的人民因为把敌人杀了所以做错了?

  “你是说……她并不是杀人凶手?”杨主任的眉头皱了皱,他怎么也没想到李泽道竟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苏门却是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蹦跳了起来了,眼神不善的盯着李泽道,似乎是想看穿他的那颗心似的,他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