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不是说你那种人,我就是……看到小娟那样,有感而发,你别多想了,我当然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郑婉儿赶紧解释道。

  李泽道微微用力的,让这具有着茉莉香味道的身体紧紧的靠着自己,然后鼻子微微皱了皱,隐约的他又闻到了那天晚上在大街上又一次遇到郑婉儿的时候闻到的那股怪异的味道了,这种味道很淡很淡,几乎没有,被茉莉花香的香水一掩盖,就更是没有了。

  若非李泽道的嗅觉实在处于一种极为变态的地步,还真闻不出来。

  只不过这种味道李泽道对于李泽道来说很是陌生,也不是难么难闻,另外也不像是哪种花草树木的味道,也太像是血腥味什么的,总之,李泽道一时间还真想不出那可以完美的形容这样的味道对的那词语。

  “别那么紧张,就是开个玩笑。”李泽道笑笑说,继续跟这个女人飙演技。

  “在意才紧张呢。”郑婉儿轻声说,眉宇间有着诸多的羞涩,内心深处却是躁动一片,哦,该死的,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太方谬了,这是不可能的。

  很快的,一辆黑色的丰田皇冠缓缓的行驶了过来,停下之后,一个中年男子下了车朝李泽道小跑而来,手里还拿着一个袋子。

  见有人过来了,郑婉儿赶紧离开了李泽道的怀里,安静乖巧的站在一旁。

  “李少,何姐让我给您送药来了。”来到跟前,中年男子微微颔首,很是客气的说,然后把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

  袋子里头放有三大瓶伤药,就算把一个人全身上下抹了个遍,那也足够涂抹十几次了,用来治疗好齐小娟身上的伤痕,搓搓有余。

  李泽道伸手接了过来,点了点头说“麻烦你跑一趟了。”

  “李少客气了。”中年男子笑笑赶紧说道,他很是清楚的知道,这个小屁孩在何姐心里的分量有多重,也隐约的知道对方的手段有多恐怖,因此一点都不敢怠慢。

  “那就不打扰李少了,我先回去了。”

  目送着男子进入那车子驱车离开,李泽道这才把手里的伤药递给了郑婉儿说道“针灸差不多了,我先把银针拔起来,然后你带小娟姐回公寓,好好帮她擦拭一下身上的伤口吧,在车里毕竟不太方便。”

  郑婉儿点了点头,车里的空间的确太小了,不太方便擦药。

  当下李泽道先是把齐小娟腰上插着的那十几根银针一一的拔了下来,问道“小娟姐,觉得如何?”

  齐小娟闻言,轻轻的动了下之前压根就不敢随便乱动的腰。

  “咦?”她的表情已然满满的都是惊喜了,扭动的幅度更大了,“好了?之前那种稍微一动就有着撕裂一般的疼痛感竟然消失了,甚至身上那一道道伤痕所带来的那种灼痛感也减缓了不少。”

  “你……真的很厉害呢。”齐小娟微微抬头看着李泽道惊叹道,“腰真的不疼了呢。”

  一旁,郑婉儿也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李泽道,觉得这个男人实在太厉害了。

  李泽道笑笑说道“让婉儿陪你回公寓涂抹一下伤药吧,感染了就不好了。”

  齐小娟轻轻的点了点头,表情感激的,声音又开始哽咽了“谢谢。”

  “涂抹完药之后,咱们找那个人渣去。”李泽道的语气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了,那个家伙的那种兽性完全刺激到李泽道了,所以李泽道一点都不介意把他施加在齐小娟身上的那种种折磨十倍甚至是百倍还给那个人渣。

  齐小娟的脸色猛地一煞白的,身体也微微的颤抖起来了,可想而知,那样的经历对她来说俨然是噩梦,她真的不想再次见到那个魔鬼了。

  “还是……算了吧。”她声音颤抖的说。

  “小娟姐,躲避是没有用的,而且你躲得了一时,你能躲过一世?我不觉得那个人渣就这样放过你了,与其如此,还不如现在就把问题彻底的解决了。”李泽道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就是,小娟,就算你回到华夏了,那个家伙回去之后肯定也会想方设法找到你的,若是又一次落他手里,你怎么办?”郑婉儿实在担心不已。

  齐小娟的身体颤抖得更是厉害了,眼神里流露出惶恐。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她的表情变了,眼神变得怨恨凌厉起来了,声音哽咽沙哑的说“我……我要用鞭子抽死她,用烫头烫死他,让他喝尿吃屎,我要让他生病不如死……呜呜……”

  她痛哭起来了,一旁的齐小娟轻轻抱着她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