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李泽道连续帮孙凌菲针灸按摩了几次之后,孙凌菲很是惊喜的发现,效果比她所预想的还要好,真变大了,如果说之前是打散的鹅蛋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煮熟的鹅蛋了,所以她又是兴奋又是羞涩的表示你的表现让本小姐很满意呢,本来想让你吃的,但是大姨妈来了,所以,晚上请你吃顿大餐弥补一下吧。

  李泽道这个委屈幽怨啊,就请吃饭啊?

  孙凌菲见李泽道这样,让他去死的同时,却又表情的羞涩的搂抱着李泽道的脖子在他耳旁耳语说大不了现在用别的方式帮你……

  李泽道眼睛大亮“什么方式?”

  “去死!”

  ……

  吃饭的地方在浙居,孙凌菲说她喜欢浙菜,最重要的是,她在这里吃饭不用给钱,这个理由李泽道觉得很牛逼。

  要了一个包厢点了菜之后,服务员很快的就把菜送上来了,李泽道也不客气,狼吞虎咽起来,而且始终保持着一种流畅的固定的节奏。

  孙凌菲单手托腮,笑嘻嘻的看着李泽道,心里莫名的对他产生了某种敬意,是的,不是爱意,而是敬意。

  虽然狼吐虎咽吃相极为不佳,但是偏偏给人的感觉是他很认真,他很认真的在吃饭!一个连吃饭这种事情都这么认真的男孩子,对于其他事情的态度自然也都是认真的,比如对他的那些女人,难怪,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都如此优秀的女人愿意默默的守着他,等着他……比如自己。

  “你吃饭的时候一直都是狼吞虎咽的?”孙凌菲越看越觉得有趣,笑呵呵的看着李泽道,红唇轻启,特别是脸颊上那酒窝,真会醉死人。

  李泽道抬头,看着她,把嘴里的食物吞了下去,摇了摇头说道“这得看情况。”

  “看情况?什么意思?看跟自己吃饭的人是谁?”孙凌菲问道,心里莫名一甜的,所以,他这是把自己当做是自己人了才那么随便的啊。

  李泽道摇头“不是,现在就算是跟一号首长吃饭,我也是这种吃相。我说的那种情况指的是,肉的多少。”

  “肉的多少?什么意思?”孙凌菲有些蒙圈。

  见孙凌菲有些没太懂自己的意思,李泽道笑笑补充说道“这样说吧,之前我家里很穷,说有一顿没下顿的话那夸张了,但是偶尔吃顿肉,那是很奢侈的事情,所以那时候,我不会狼吞虎咽,我会觉得努力的让自己给人的感觉是已经吃饱了,好把更多的肉留给我父亲,他是干体力活的,更需要那营养……”

  说起“父亲”这两个字的时候,李泽道的心微微一颤的。

  不可否认的,李大海真的对他很好,很好,既当爹又当妈的很是努力的在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在他又一次又一次的考出那种可以说人神共愤的分数之后,他没有任何的责骂,有的只有信任,他相信自己的儿子总有一天一定会开窍的。

  可惜的是,这一切都是假象,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他不是相信他的儿子总有一天会开窍,而是百分之一百确定,他真的会开窍!

  孙凌菲一脸愕然的,压根就没寻思李泽道竟然会有这样的解释,轻轻的点了点头,没在继续这个显然让李泽道有着一些不太好的回忆的话题,而是一脸希冀外加撒娇的看着李泽道“一会儿去飙车好不好?我还想感受一番那种速度。”

  她的那辆红色的法拉利已经修好了,并且孙明吉也在昨天让人送来交到孙凌菲的手里,方才他们来浙居的时候就是开那车来的。

  李泽道点了点头笑道“那就去飙车,不过吐了可别怪我。”

  “上次是意外好不好?谁知道你开车那么变态的,跟开飞机似的。”孙凌菲哼哼,“这回有心里准备了,肯定不吐……”

  想了想,心里还是发毛的,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吐了,心想一会儿还是偷偷的买点晕车贴或者晕车药吧,当然不能让这个混蛋知道,不然又要笑话自己了。

  吃完饭之后,两人走出了浙居钻进了停在那里的红色法拉利里,这回换李泽道开车,车子没走多久,孙凌菲让李泽道在路边停一下车,她要去药店里买点东西。

  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要买什么你懂的。

  李泽道一脸坏笑“套套?你知道我的情况的,那种东西我不需要的。”

  “去死!才不是套套,是卫生巾……”孙凌菲羞涩不已,拳头捶了李泽道的肩膀几下,红唇又过去亲了李泽道一口,这才推开车门下了车,朝着不远处那灯火通明的药店走了过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