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就站在门口那里,看着正努力的想把脑袋抬起来的秦明,鼻子一酸的,然后迈开那极为沉重的步伐走了进去,来到床边。

  “天堂……”秦明看着任天堂,那浑浊的眸子已然一点一点的亮了起来了,那虚弱的右手更是一点一点的抬起,想去抚摸一下任天堂。

  任天堂看着他那手,却是没有半点抓住的意思,而是语气略显平淡的说道“躺好,别乱动。”

  “好……好……我不动……”秦明说道,那只手无力的跌落下去了。

  任天堂的鼻子再次一酸的,曾经这只手是多么强劲有力,多么的温暖,现在却是丝毫使不上劲的,并且冷冰冰的,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我……我以为死之前在也见不到你了……”秦明声音虚弱的说道,他的身体情况自己清楚,知道自己的时间所剩无几了。

  “是吗?”任天堂说道,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为什么要见我?”

  “我……放不下你啊……”

  “放不下?”就好像听到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似的,任天堂笑道了,嘴角有着一丝冷冰冰的幅度,“你又什么时候想起我来了?哦,我差点忘记了,你还是有想起我的时候,那就是你的酒喝没了,你需要我去帮你买酒。”

  “天……堂……”秦明的声音发颤,眼角已然滚落一滴泪珠了。

  “你哭了?应该哭的是我吧?”任天堂继续冷笑,“我十三岁那年,我妈没了,那时候我对自己说,没事的,天堂,你还有爸爸,他会保护好你的,但是……呵呵,我太天真了,我怎么会奢望你的保护呢?”

  秦明那无法动弹的身体轻轻的发抖着,满脸的痛苦之色“我……我不了心里的那道坎……我心里有愧……我一看到你就想起你母亲的那惨状……所以,我不敢面对你啊……甚至我连看都不看看你……”

  “心里有坎,愧疚……怎么,我妈的死跟你有关系?她是你害死的?”任天堂愣了愣之后,压低着声音怒吼,那张靓丽的脸更是满满的都是狰狞,“你说啊?”

  “任姐……”李泽道见状,轻轻的抓着了任天堂那微微发颤的小手。

  “放心吧,小男人,我没事的。”任天堂深深呼出一口气说道,然后目光落在老泪纵横的秦明身上冷冷的说道,“事到如今,你还不肯仔细的跟我说说当年发生的事情?”

  自始自终,任天堂所了解的都是一些表面的事情,她只知道当年父母出车祸了,母亲当场死亡,父亲则断了腿逃过一劫,也知道当年秦明单独的被外公叫去了书房,但是最后出来的,只有秦明,外公却是死在里头了。

  至于其他的一些细节,她压根就无从得知,自从母亲出车祸死去之后,他们父女俩个很少有交流的时候,秦明每天醉生梦死的,连正眼都不看她一眼的,而任天堂也打心里厌恶他,懒得理会这个她早就不当他是父亲的父亲。

  至于秦家的人,比如秦一平这个所谓的舅舅,更不会跟他说起这个问题了,她跟秦家已经算作是形同陌路了。

  她只是凭借自己的猜测,母亲的死,外公的突然间去世,跟秦一平有着绝对的关系,但是证据呢?

  “我……我……”秦明脸上的痛苦之色更甚了。

  “说!否则,你死了之后,你别指望我替你披麻戴孝的,别指望为你流一滴眼泪。”任天堂声音恶毒的低声吼道。

  “天堂……我……”秦明脸上满满的都是痛苦,身体轻轻的颤抖着,可想而知,他现心里的波动有多大,

  “你到底说不说?”任天堂嘶声喊道,仰起脸来,不让自己的眼泪滑落下来。

  李泽道轻轻一声叹息的,紧紧的拉住任天堂那冰冷的颤抖得极为厉害的小手,在这种情况下,他唯一能给她的只有自己对他的那种关心了。

  “算我求你了,还不行吗?”任天堂轻声说道,即便扬起脸来,眼泪也犹如断线的珍珠似的,一颗的滴落下来了。

  秦明的身体剧烈一颤的,那张黑脸更是因为心里的那种莫名的激动的情绪的,而显得有些红润,那深凹的眼睛更是有着大颗的泪珠子在不停的滑落。

  “天堂……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秦明喉咙蠕动着,声音断断续续的说道,“你别哭……别哭……你想知道什么……爸都告诉你了……”

  任天堂伸手抹了一把眼泪的,然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