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李泽道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这谷口有冰灵猿在那边守着,想神不知鬼不觉潜入,基本不可能。

  冰灵猿可不是火蝎,高度近视伪装一下子身上的气息就行了,它那眼睛圆滚滚的,看远处的事物都如此的清晰,根本就不需要望远镜。

  “强闯进去?”

  不行不行,这种做法太鲁莽也太傻逼了,毕竟你都还没确定那谷中新娘究竟是不是公输玲珑。

  李泽道继续急躁的抓着头发,显得六神无主。

  就在这时,眼神无意中落在小溪边那开得正艳的几株花上,眼睛瞬间一亮。

  “这不是十日醉吗?”

  这种十日醉所开出的那花看似娇艳欲滴,芳香扑鼻,但是却是包含一定的毒性,特别是在火的灼烤之下,那种香味会更为浓郁,毒性剧增。

  闻多了,整个人将会昏睡,一睡就是几日,更是脸色红晕不退,如同喝醉了一般,因此得名。

  李泽道之前在丹药阁三楼将里头几乎所有的草药熟悉了个遍,之后炼制致幻丹的时候就加入了少许的十日醉,因此熟悉。

  又感受了一下那风向,那风正朝着那山谷吹!

  “这样应该能成。”李泽道的眼睛更亮了,旋即取出一枚百解丹塞入自己的嘴里。

  手伸了过去,一股脑儿将开几十株十日醉尽数扯下,然后身形如同鬼魅一般掠过那小溪,来到靠近谷口的一棵大树后面。

  在冰灵猿王的大婚之日没在山谷里待着一同庆祝却是在谷口那大树上放哨的冰灵猿自然是地位低的那种,地位低就意味着其修为以及警惕性都没那么高,加上谷中的那冰灵猿正欢呼庆祝,自然也是心不在焉,这点从这几只冰灵猿脑袋不停的转向山谷方向便可得知。

  况且李泽道的修为摆在那里,速度极快,因此已经如此靠近谷口了,依旧没被那冰灵猿发现。

  不过若是继续靠近的话,只怕身形就要暴露了,到时恐怕会把谷中的冰灵猿全部吸引出来。

  李泽道取出几株十日醉,又取出火折子点燃了一小节干树枝,屏住呼吸烘烤起那十日醉的花来了。

  瞬间,更为浓郁的花香飘散开来,即便李泽道已经服用百解丹此时更是屏住呼吸了,但是此时依旧有着一种脑袋昏沉的感觉,如同喝多上头了一般。

  心想这十日醉的药效果然霸道,应该足够迷晕那几只负责放哨的冰灵猿了。

  与此同时,那股无形却又浓郁的芳香更是随着那无形的风,一点一点的飘香那山谷的谷口。

  李泽道并不幻想这么一点香味便把山谷中的冰灵猿全部都迷倒,这不现实,但求迷倒在外头放哨的那几只就行。

  这样一来就可以顺利的通过那谷口潜入那山谷一探究竟,若是新娘子不是公输玲珑,到时自是挥一挥衣袖干脆走人,不带走一片云彩。

  一炷香不到,在谷口那茂盛的树枝守着的冰灵猿开始昏昏沉沉哈欠连连,甚至有一只一打盹差点就从那树干上掉下来。

  片刻之后,这几只冰灵猿纷纷的趴在那树干上,昏睡不醒。

  李泽道见状,并没有着急上千,而是继续烘烤那十日醉。

  又过去半柱香时间,确定那几只冰灵猿已经彻底昏迷过去,李泽道这才吹灭手中木棍上的火苗,带上剩余的十日醉,边感受着周围的动静边离开那大树掠向那谷口。

  听着山谷里头依旧传来的那动静,闻着空气中多出的那股浓郁的尿骚味,李泽道的小心脏微微哆嗦。

  这谷中的冰灵猿的数量怕是有百是来只吧?更别说还有那实力可怕足以跟水妃灵以及那大火蝎一战的冰灵猿王,真动起手来,自己不得被撕扯成碎片?

  暗暗呼出几口气稳了稳心神,李泽道又取出一枚百解丹吞服进去。

  这谷口周围十日醉的味道甚是浓郁,若是不在服用一颗丹药的话,只怕就要中毒了。

  这才悄然上前,穿过那谷口,来到了那山谷当中。

  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李泽道悄然的探出脑袋,向前看去,眼珠子干脆瞪圆,脑海剧烈的轰鸣起来了。

  却见那山谷的尽头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巨大石台,石台四周则是一只又一只不停欢呼着的冰灵猿。

  有的坐在事态周围那一块块或大或小的石头上,有的则蹦来蹦去,甚至还有几只在那边扭着腰部像是在跳什么舞蹈似的。

  而在那石台上,赫然坐着一只体型比一般冰灵猿高大的冰灵猿。

  这冰灵猿皮毛就如同那白雪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