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你的是我,若非是你,水妃灵只会当做没看到,况且,她那种如此骄傲强大的女人也不需要我的谢意。”公输玲并不认同李泽道的观点,她才不认为那只骚狐狸有那么好心呢?

  一想起她竟然在李泽道面前说自己是残花败柳,她就想拔剑杀人。

  “而且想必你也看出来了,她之所以出手,不仅仅是因为你,还因为她想得到冰灵猿王的内丹。”

  李泽道笑笑,没接公输玲珑这话。

  他不觉得公输玲珑这话是对的,因为水妃灵离开之前把冰灵王那内丹连同那小火蝎的内丹都扔给自己了,她自己带着那大火蝎的内丹离开。

  “而且,那个女人着实可恶,她明明可以早点出手的。”公输玲珑恨恨的说,想起自己被冰灵猿王抚摸小脸,并且之后还被它压在身子底下,还有一根硬邦邦的棍子在自己的身上磨蹭,她就全身皮肤紧绷,恶心得不行了。

  想起水妃灵就在一旁看热闹,她更是恶心。

  想起李泽道也目睹了一切……让我死了算了。

  李泽道只能继续笑,没接公输玲珑的话。

  就如同水妃灵骂公输玲珑是残花败柳李泽道没办反接她的话一样。

  当然,性质不同。

  没接水妃灵的话那是因为怕被水妃灵给杀了,至于没接公输玲珑的话,那是因为他品德高尚,不愿意在背后议论他人是非。

  李泽道果断的被自己这种高尚品质给感动了。

  在李泽道看来,水妃灵出手的时机是最为准确的,她那偷袭一下子重创冰灵猿王,没给它任何反击的机会,否则只怕是要爆发一场大战,到时可能除了水妃灵外,他跟公输玲珑都走不了,毕竟那一大群冰灵猿都不是吃素的。

  “所以,是你救的我。”公输玲珑语气毋庸置疑,她才不想欠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任何的人情。

  当真该死,竟然敢说自己是残花败柳?

  要不是身受重伤实在动弹不得,公输玲珑都想跟她决一死战了。

  “哦,咱们是同事是朋友嘛,不用客气……哦实在过意不去,随随便便给几万个金币就行了。”李泽道随意说道。

  见公输玲珑脸色僵了僵,继续调侃道“怎么?还过意不去?要不这样得了,听说你们公输家族有五大杀伤力极大的机关兽?把那最弱的那机关兽送给我得了。”

  “……滚!”公输玲珑嘴角剧烈的抽了抽,那软绵绵的拳头在李泽道的胸口锤了下。

  “不过,你若真想见识一下那机关兽,倒是可以随我回一趟公输家族,倒是自会让你见到。”一阵沉默之后,公输玲珑说,看着李泽道的眼神更是如此的怪异。

  “公输同学啊,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觉得我是……贼?在惦记你们家族那机关兽?”公输玲珑这样的眼神让李泽道相当的无奈。

  “我没当你是贼,我只是好奇,为何你对公输魔方以及火枪会如此的熟悉。”公输玲珑说。

  虽说早就意料到李泽道对火枪相当的熟悉,但是当李泽道一枪打烂丹蝎子的脖子,还是彻底的震撼到她了。

  “公输魔方也就罢了,但是火枪却是关系到我公输家族的一些核心机密,它更是半年前才被铸造出来,而且也不过才铸造出五把出来,其中一把置于家族库房重地,另外四把分为在我父亲,三大长老以及我手中。但是你却是如此的熟悉,甚至比我还熟悉……你当我是朋友的话,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公输玲珑那漂亮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李泽道。

  她希望能够从他那里得到这已经困扰自己多日的问题的答案。

  这样的眼神自是让李泽道有些受不了,毕竟曾经她也用这样的眼神盯着自己看……

  李泽道取出公输玲珑那火枪,拿在手里扫了几眼,却是没有立即回答公输玲珑这问题,这问题太难了,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难道……”公输玲珑的眸子却是干脆睁大,声音里满满的都是不敢相信“你是我公输家族哪位长老的私生子?甚至,你是我父亲的……私生子?”

  “……你想多了!”李泽道差点就被她这话给噎死,很想说其实我很有可能是不周学院院长的私生子!

  公输玲珑那高高悬着的心放下,紧绷的小脸放松。

  心想若他真是父亲的私生子,是她的弟弟……太可怕了,太荒唐了。

  “我只能告诉你,我跟你们公输家族一点关系都没有,非得说有关系,只能是我的确认识了一个来自公输家族的天骄。”李泽道说。

  “那个人是谁?”公输玲珑的眉头干脆一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