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魔方,李泽道自然再熟悉不过了,甚至不仅仅是这种最常见的三阶魔方,各种类型的魔方,他都玩得很溜。

  甚至若是他想,去破一下世界上复原魔方最快的记录,也不是什么难事。

  “能在借给我一个魔方吗?”李泽道回头看着工作人员笑道。他很是清楚的感受到,这个工作人员正狠狠的鄙视着自己,嘲讽着自己。

  “嗯?”工作人员有些不太明白李泽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炷香时间里复原一个公输魔方对我来说太没挑战性了。”李泽道说,“我想增加点难度,一手复原一个,两手同时进行。”

  “……”包括公输玲珑在内,皆眼珠子瞪圆,脑海轰鸣异常,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着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公输玲珑目瞪口呆的看着李泽道,这家伙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吗?

  对于公输玲珑来说,要复原一个公输魔方自然是极其简单的一件事情,但是两手一起复原她还真没试过,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想过说公输魔方还可以这样玩。

  “你……在跟我开玩笑?”工作人员忍不住问道。在他看来,这个人要不就是疯子,要不就是没事找抽。

  “我很认真的。”李泽道说。

  工作人员看了公输玲珑一眼,见后者点了点头之后,又取出一个公输魔方,将其六面彻底的打乱,递给了李泽道“给。”

  “谢谢。”李泽道伸手接了过来,一手拿着一个魔方,在手上颠了颠。

  “可以点燃清香了。”李泽道说。

  工作人员赶紧将香炉上那清香点燃,然后流露出怀疑的眼神不停的在李泽道的左右手来回交替。

  南宫婉儿跟公输玲珑同样如此,特别是公输玲珑这位公输魔方的发明者,她实在很好奇,这个李泽道到底是在说大话还是早就将这公输魔方研究透彻了。

  李泽道的嘴角微微的翘起一丝莫名的幅度的同时,双手的手指同时拨动起手里的公输魔方来了。

  “好快……”公输玲珑见状,心里掀起比之前还要强烈一万倍的滔天巨浪。

  如果说,之前还心存这家伙在说大话的心思的话,那么此时,已然彻底处于震惊之中了。

  单手复原,她自然也可以做到,但是她自付速度根本就没办法如此的快!

  所以这个李泽道一看就知道平时没少玩公输魔方……他到底无聊到什么程度?他不用修炼?他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玩物丧志?

  工作人员直接石化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可以如此快速的转动着公输魔方,还是单手,虽然有可能是瞎转,但是这种熟练程度,却是足以令人惊叹不已了。

  “高手啊……”工作人员心里的那极度的鄙夷早就被浓郁的震惊给代替了。

  南宫婉儿更是嘴巴张得大大的,那就要从眼眶里蹦跳出来的眼睛里流露出极度不可思议的神色出来。

  这家伙,他怎么这么妖孽呢?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他当真就是那个被家族里大多数人都看轻表示配不上的堂姐的三流剑客的儿子?

  似乎,堂姐的那种耀眼跟他比起来,一下子也变得黯然无光了吧?

  “好了。”

  李泽道突然间开口,举起那两个已然复原完成的公输魔方递到公输玲珑面前。

  而此时,那被点燃的清香也不过才燃烧了不到十分之一!换句话说,就是几个呼吸之间,李泽道就同时复原了两个公输魔方!

  公输玲珑的瞳孔一缩的,那向来淡然的脸上煞白一片,满满的都是惊恐之色,就如同见了鬼一般!

  她其实已经确信李泽道可以在一炷香之内同时复原两手中的那公输魔方,但是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他所用的时间竟然如此的短暂,这一柱清香也不过才燃烧十分之一!

  “给,检查一下吧。”李泽道笑道。

  男人基本都喜欢在漂亮女孩子面前展示出自己的强大,李泽道自然也不例外,所以此时见到骄傲的公输玲珑的反应如此的大,李泽道那虚荣心自然极其受用,虽然,那虚荣心显得如此的廉价。

  况且李泽道对于监督组没有半点好感,自然而然,对于监督组的组长也没有好感,在加上她有意要让南宫婉儿难堪,因此李泽道不介意狠狠的打击她一下,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公输玲珑深深呼吸了几下,努力的让自己稍微平静一点。

  眼神极其复杂的看着李泽道,那微微颤抖着的手伸了出去,接过李泽道递过来的那两个显得如此烫手又如此沉重的公输魔方。

  其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