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几天心情都很不好。”公输玲珑狠狠的瞪了李泽道一眼,眼神里更是有着一丝幽怨。这样的眼神无疑让李泽道的心脏微微抽了下。

  曾经有一次,她故意用这种带着委屈的眼神扫了自己一眼,然后,干脆的让自己火大了。

  “是我的错。”李泽道很是诚恳的承认错误,旋即满脸的犯愁,“公输组长啊,你说我这么优秀该怎么办?这不是招人妒忌吗?不过公输组长啊,嫉妒他人终究是不可取的,有时间在那边羡慕嫉妒恨不如利用那时间提升自己,你觉得呢?”

  “……”公输玲珑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有了一种拔剑杀人的冲动。

  谁妒忌你了?你以为你谁啊?

  深呼吸了几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之后问道“你精通机关之术?”

  没等李泽道开口又说道“你无须否定,就算你否定了我也不会相信。”

  李泽道打了个哈欠说道“随便。”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自以为是呢?你是聪明,但是你有我聪明?

  李泽道突然间想到,那鬼丸以及彻底的把自己给改造了的神丸就来自这神域,应该也属于某种丹药吧?

  而且无论是鬼丸还是神丸的原材料都是魂魄,所以这两种丹药只有魂匠才能将其炼制出来?

  “你……”公输玲珑差点就没忍住将这气人的混蛋一脚踹下悬崖。

  气呼吸的深呼吸了几下,调整一番情绪之后说道“不精通机关术的人不可能破解我那公输魔方,而且,很明显的,你见过火枪!甚至你还知道如何使用火枪!”

  公输玲珑眼神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质问起来了“我很好奇,你是从哪里见过火枪的?要知道,那是我们公输家族的几位长老耗费了不少心血这才设计铸造出来的,非公输家族的核心人物,根本就触碰不到火枪!”

  “听公输组长的意思,我这是跟你们公输家族的哪位核心人物有勾结?”李泽道笑呵呵的问道。

  “难道不是?”公输玲珑反问。

  “你说是就是吧。”李泽道打了个哈欠也懒得反驳。心想这个女人实在太自以为是了,而过度自以为是的人通常会犯一个毛病,那就是总觉得自己是对的。

  “那个人是谁?”公输玲珑的语气变得不善起来了。公输家族内部竟然出现了叛徒,更是将家族的核心机密泄露出去,这着实令她难以接受。

  “你说出来,我保证公输家族不会为难你。”公输玲珑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威胁了。

  李泽道看着公输玲珑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白痴似的。

  “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公输玲珑眉头一皱,怒道。

  “意思就是你胸大无脑,你头发长见识短。”李泽道扫了公输玲珑那饱满的胸口一眼耸了耸肩膀说道。

  “你……”公输玲珑好悬差点就将一口闷血喷了出来。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令人听了想杀人的骂人的话。

  “我什么我?”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先不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公输家族的人,甚至所谓的公输家族位于什么地方家族里头都是些什么鸟我都不清楚,谈何勾结?再说了,就算真有什么勾结,我会如此不重视契约精神说出来?你觉得我是那种小人?”

  “你……”公输玲珑的肺都快气炸了,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敢如此贬低公输家族?他竟然敢如此践踏公输家族的骄傲,当真活腻了!

  “你什么你?你以为发明一个公输魔方就很了不起啊?你以为发明出火枪很了不起啊?你以为你们公输家族有什么机关兽就很了不起啊。”李泽道撇了撇嘴,心想你要是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武器叫做,一旦它爆炸可以轻易的毁掉神域所有的一切的话,只怕你是要被活生生的吓死了!

  机关兽?在面前连屁都算不上!

  公输玲珑的身体在颤抖,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似的。

  这样的眼神让李泽道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她就用这样的眼神盯着自己看。

  瞬间,心脏就如同被狠狠的捅了一刀似的,生疼得呼吸几乎都快停滞了,眼睛更是猩红起来了。

  怒声喝道“看什么看?难道老子说错了?说得好像只有你们公输家族才有实力发明铸造出火枪似的,说得好像除了你们公输家族其他人都是大傻逼似的!殊不知,一山更比一山高!就比如我,就比你优秀!你公输组长当真井底之蛙,无知!太无知了!”

  “……”公输玲珑的身体颤抖得更是厉害了。长这么大,她从来都没见过比这混蛋还令人讨厌的人。

  “哦,对了,说实话不需要扣除学分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