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李泽道得知何为至阴污秽之物的时候,整个人也震了震,内心被一大群羊驼疯狂的践踏着,着实凌乱到极点。

  所谓的至阴污秽之物说白了就是女子月红之物,在说白一点就是女人大姨妈来的时候排放出来的血。

  而在fc那研制鬼丸的地下实验室里,竟然也存有不少此等至阴污秽之物,当李泽道得知制造鬼丸以及神丸需要用到那那东西之后,整个人干脆的不淡定了,之后默默的拿起垃圾桶走到角落里吐了好一会儿。

  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李泽道也不停的在回忆着跟师父在一起的那极其短暂但是却令人难以忘怀的那一幕幕。

  对于亲生父亲上官浩宇,他现在早就不恨了,但是却也没有任何的想念,对于那种将自己亲生儿子当做是复仇工具,一点责任都不付的父亲,李泽道一点好感都没有。

  但是对于师父,李泽道的感情相当的特别,不知不觉的,他已经将他当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看待了。

  这也是为什么李泽道帮师父挑选了这样一具肉体,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吴明死不足惜,长得也挺人模狗样的,更重要的是他的年纪是四十来岁,整个人看起来也像是四十来岁的人……太年轻你实在没办法将其当做自己的父亲看待。

  所以,拿他来充当那肉体,在合适不过了。

  随着太阳的彻底的落山,周围也一下子就昏暗无比起来了,而且像是要变天了似的,乌云竟然开始聚拢,空气也变得沉闷了起来,看来晴了两天之后又要开始下雨了。

  没有月亮,还有下雨的征兆,在加上周边根本就没有路灯以及其他建筑物的灯光,所以很快的,周围已然可以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

  这样的黑暗对于李泽道来说自然是一点影响都没有,他早就可以在黑暗中视物了。当下他将手里的烟头掐灭弹掉,然后拿起那装满各种古怪的东西的背包将其背在后背上,紧接着一手搂抱起那尸体,另外一手拿起那轩辕夏禹剑,身形一闪快如鬼魅一般已然消失在原地。

  几分钟之后,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李泽道出现在那片被浓雾笼罩的魔窟森林跟前。

  再次出现在这个地方,自然又换了另外一种心情了,现在他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忐忑。

  李泽道不知道那年代久远的兽皮上所记载的能人复活的法子是真是假,但是他迫切的希望那是真的。

  只不过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所以李泽道很想假装不报任何希望,所以,心情自然极其矛盾紧张,难以镇定下来。

  他这才更是清楚的感受到了师父在他心目中的位置竟然如此的重要。

  左顾右盼了下,这才确定了前面那一小片上面早就已然盖满了枯叶杂草的小空地底下埋着清虚子的尸体。

  当然,他不能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清虚子,他只不过是被清虚子占据了肉体的一个倒霉的家伙罢了。

  虽然算是被那个无耻的道士给坑了,导致现在被那股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的暴戾之气纠缠着,着实坐立难安,但是好歹也对自己有恩,而且还是自己名义上的师父,所以李泽道还是冲着那块空地拜了拜这才起身进入了那浓雾里。

  对于这片浓雾里的那所谓的九宫八卦的各种变化已然了然于胸,所以就如同回到自己的家似的,李泽道轻车熟路的就来到了那隐藏在白色浓雾里的坟墓跟前。

  周围依旧没有什么变化,死气沉沉静得让人想抓狂,没有半点生机。

  与此同时那墓碑上那五个凹洞种中的四个凹洞还镶嵌着不同颜色的平安扣。

  当然,那埋有黄文以及北姐姐肉体的地上已然被枯枝烂叶给覆盖满了,几乎都要找不到其具体位置,而且恐怕黄土底下的尸体也已然变成白骨了吧?

  李泽道将吴明的尸体放下,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抚摸了下墓碑上那几枚平安扣,然后微微用力的将墓碑推开,瞬间,那个显得有些阴森的墓穴洞口就出现在他面前。

  再次将吴明的尸体提了起来,李泽道大步的进入了这坟墓里,顺着那十八级台阶往下,最后来到了主墓室那石门跟前,手伸了过去,将其推开,然后缓缓的走了进去。

  墓室里的一切依旧,阴森冰冷,周围静谧得着实让人想发疯。

  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正中间摆放着的那石棺,当然,此时那石棺已经被从中间直接劈成两半了,里头的剑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