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朵儿自然明白这小子是什么心思,懒得接他这如此违背良心的话。先不说太阳做的那桂花糕可以说是天下一绝,况且味道就算真没有那么好,她也不会说不好吃的,只要是他做的,她都喜欢吃。

  “是她。”赵朵儿看着李泽道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在我看来,她应该打算给你致命的一击才对。”

  李泽道冷冷一笑,嘲讽道“先不说我那位太师叔根本就对那无名洞不感兴趣……至少在我看来她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否则她自己表明身份,并且表示我想通过你抵达另外一个面位,我这个当师侄的自然不会不从的,不是吗?反倒是你们四象……呵呵……”

  “况且她还是我太师叔呢,还是我那太师父的爱人,她怎么可能会对我这样一个小辈下什么重手?”

  李泽道从灭绝老师太那里感受到的只有关心跟爱护,她非但愿意精心的去治疗好南极的心病,自己离开的时候她还送给了自己一盒价值千金的苦尽甘来……那盒茶叶可比孙老送的那两盒糕点贵重多了。

  面对李泽道的冷嘲热讽,赵朵儿依旧表情认真严肃说道“我方才已经说了,我们在暗中监视着灭绝的一举一动,自然也清楚你一开始之所以前往甘露庵是找一个名叫南极的女孩子去了……”

  有关李泽道跟那个名叫南极的女孩子之间所发生的那如此狗血的都可以排成电影的事情,她自然是清楚的。

  当然,对于这种事情她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她从来都不愿意多评论他人的事情,她最多就是觉得感情的事情好复杂,还觉得这小子太禽兽了,招惹的女人实在太多了。

  “那又如何?”李泽道冷冷的反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们得到消息了,灭绝杀了那个南极,占据了她的肉体。”赵朵儿看着李泽道,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李泽道的瞳孔一下子就瞪圆了,脸上的肌肉干脆的僵硬起来了,整个人一动不动的,就如同一具雕塑一般。

  下一秒,更是有一股相当可怕的暴戾气息一下子就从他身上释放出来。

  强如赵朵儿这样的高手,在面对这股如此可怕的气息之后,神经也一下子就紧绷起来了,压力相当大,一点都不敢大意。

  她不敢保证这个家伙会不会一个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骤然间对自己动手。

  虽然刚刚已经事先说好了不可以对自己动手,但是以这小子的无耻,他说出那话估计就像是放屁似的。

  “你,说的是真的?”李泽道看着赵朵儿,那已然变得血红的眼睛里已然流露出极其可怕的气息出来了,声音更是冰冷阴沉却又刺耳,使得赵朵儿的耳朵一阵难受。

  “我没必要也不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赵朵儿说,“另外我们是昨天才得到这消息,但是那个南极的肉体被灭绝占据已经是几天前的事情了,算时间,正好是你在燕京那小区里从狗嘴里救下少阳的那一天……”

  李泽道豁然起身,甚至因为他站起身来的动作幅度太大也太过粗暴了,所以干脆的将屁股底下那椅子更撞飞了,腹部也干脆的撞击在了桌子边缘。

  只听见“哐……”一连串闷响,这精致的玻璃桌面被李泽道的腹部这样一撞,竟然直接变成了一堆碎片了。

  赵朵儿眼疾手快,左手一下子就接住了那才喝了几口的咖啡,右手则接住了一小碟精致可口的糕点。

  至于其他东西,都干脆的掉落在那地上,盘子碎裂,里头的食物洒落一地,使得包厢这包厢变得狼狈异常。

  李泽道那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赵朵儿看,有着极其可怕的杀气流露出来。

  “我说过,我不怕你,但是我也不想打没有意义的架。”赵朵儿淡淡的说道,“而且你应该不是言而无信的人吧?”

  李泽道豁然转身,大步的朝着那包厢的门走了过去。

  他没有伸手拉开门,而是干脆的一脚过去。

  他现在恨透了任何阻拦在他面前的东西,包括人,也包括门。

  “哐!”包厢门干脆的被他一脚踹飞了,然后他大步的走了出去,消失在赵朵儿的视线里。

  看了看这变得如此狼藉的包厢,赵朵儿小脸满满的都是苦笑“我就知道,他得到这消息之后会是这样一种状态。”

  也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刚刚李泽道找赵大少麻烦的是,赵朵儿心情么么哒的大口吃着东西,再不吃的话,这一桌子美食可就要浪费了。

  然后,她将那杯咖啡以及那一小碟糕点放在其中一张椅子上,摸出手机给了太阴一个电话“他得到消息之后,现在已经赶往甘露庵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