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泽道站在青魔寨的大门这里。

  地上有四具尸体,那是守大门的。

  他们都还没反应过来的,脖子就被李泽道干脆的抹了,连吭都没吭一声就断气了。

  李泽道脚抬了起来,狠狠的踹向了这有三四米高的大门。

  “砰!”一声巨大的声响响起,这大门干脆的被李泽道一脚给踹烂了,着实吓了里头的那伙强盗一大跳。

  然后,他们就看到一个手里握着一把刀子的少年大步的走了进来。

  “哪里来的王八羔子?敢擅闯我青魔寨!”一个满脸戾气的独眼男子举起手里刚磨得光亮的大砍刀,指着李泽道骂道。

  话音刚落,独眼男子愕然的发现那少年竟然不见了。

  下一秒,刀光一闪!

  独眼男子的脑袋腾空飞起。他那眼珠子瞪得大大的,流露出极度的惊恐以及对这个世界的那种不舍。

  包括锅巴在内,所有目睹到这一幕的那些强盗各个都干脆的傻眼,脑海剧烈的轰鸣着,着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他们多次举起手里的那屠刀砍向那些手无寸铁的村民,他们将那些村民的脑袋跟身体分家,甚至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他们还将他们的脑袋尿壶用。

  但是现在,这种脑袋跟身体分家的事情却是发生在他们身上,所以,他们果断的傻了。

  “啊……”那几个女人率先反应过来,尖叫出声。

  “杀了他!”锅巴看着那少年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似的。

  李泽道冷艳扫视着四面八方围过来的这些土匪,冷冷的说道“都去死吧。”

  然后,他握紧手里的刀子,紧接着,他的身体猛地化做了一道残影,朝着这些人扑了过去。

  当方面的虐杀,开始!

  李泽道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不推崇以暴制暴,但是却也不否认一件铁一般的事实,有时候,暴力的确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

  当然,若是暴力还不能够解决问题,那说明你还不够暴力。

  所以,李泽道决定以最暴力的手段彻底的了结这件事情,还周边那一个个受到迫害的村子一片蓝天。

  另外说真的,李泽道其实并不怪那些看起来显得如此自私自利的村民,否则他就不会只杀了那个老头而放了其他人。他们的弱小以及敌人的残暴,决定了他们会做出这种事情出来。

  半个小时?可能时间还更短,原本充斥着各种声音的青魔寨已然陷入了一种极其诡异的死寂。

  李泽道站在那里,他身上那件东方肖楚所赠送的长袍已然被鲜血干脆的染红了,那张帅气的脸上也不满了点点血迹,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从地狱中爬起来的厉鬼似的。

  他的手里握着一把方才从地上随手捡起来的长剑,长剑整个剑身血红一片,鲜血正不停的从那尖峰上滑落。

  至于他之前带来的那道砍刀,此时正死死的将一具尸体钉在一面墙上。

  地上布满了尸体,有个脑袋被砍掉,有的身体被砍成两段,有的被开膛破肚肠子都流出来了……

  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极其刺鼻的血腥味,整个山寨看起来跟地狱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除了那些被掳掠到这山寨的来自周边各个村落的女人,还有一个人活着,那就是青魔寨的寨主锅巴。

  当然,这些女人大多数都被吓晕了,没吓晕的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动静出来。

  锅巴是一个身材极其高大,长有络腮胡显得极其彪悍的男子。

  这个心狠手辣不可一世,敢拿村民的脑袋当尿壶用,甚至,敢把人的心肝给挖出来爆炒下酒,在村民眼中就是魔鬼的男子身体颤抖个不停,那看着李泽道眼神就如同见了鬼似的。

  他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恐惧,但是现在,他深刻的体会到了,甚至他吓得胯下湿漉一片。

  “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吗?”李泽道看着锅巴说道。他的表情是如此的淡然,语气如此的平静,就好像周围所发生的这一切都跟他没关系似的。

  “绕……饶命……”锅巴那颤抖不止的膝盖一软,重重的跪在李泽道面前。

  “因为,我要把你交给那些被你长期压迫的村民。”李泽道自顾自的又说。

  “只……只要你放了我,我……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金币……啊……”锅巴惨叫出生,身体重重的软倒在地上。

  他的手筋脚筋都被李泽道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