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一路行驶离开了市区来到了荒凉的郊区,最后来到了杀人毁尸灭迹的最佳场所凤鸣山。

  凤鸣山依旧如此凄凉,加上秋风萧索的,荒草凄凄,偶尔还有一只乌鸦名叫两声的,更是增添了不少恐怖的气息,虽然是大白天的,仍旧给人一种慎得慌的感觉。

  将车停好之后,两人下车,其中米菲的手里多了一个竹筐,筐了有不少好菜,是去真凤凰那边打包的,米菲说师父喜欢吃真凤凰里头的菜,因此两人去打包了一堆,几乎把真凤凰里头所有的菜都要了一份。

  另外还有蜡烛,纸钱,香,以及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

  “就在这里?”李泽道左顾右盼起来了,他脸上的表情很是干涩,眼眶泛红,看起来就快要哭了一般。

  “不是,还得往上走,拐上那条小山路。”米菲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条小道鼻子发酸的说道,“车子是开不过去的,咱们步行过去吧。”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那走吧……把那篮子给我?”

  米菲看了李泽道一眼,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将篮子递给他之后便在前面带路,两人一前一后的拐进了那条荒草凄凄极为狭隘难行的小道,向上攀爬,最后来到了一个陡峭的小山坡跟前。

  “就这里了。”米菲红着眼指了指前面一块半人高的大石头说道,“师父的骨灰就被埋葬在这块大石头下。”

  李泽道的目光落在那块大石头上。

  “之所以没有坟冢以及墓碑……”米菲的小脸布满了哀伤,眼睛通红的,仰着小脸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人都死了整个坟墓有什么用?另外我也怕有人惊扰到师父,最近不都很流行盗墓吗?”

  “……”

  李泽道看着那块既可以当坟包又可以算作是墓碑的大石头,然后走了过去,就好像回到了家似的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从篮子里取出了贡品以及香火纸钱。

  李泽道那一包包好吃的摆好,把红酒打开,然后把香点燃,把纸钱烧着,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抚摸着那块大石头说道“说真的,我不知道应该跟你说些啥……哦,对了,你为什么不愿意见我呢?是因为怕我破坏你的计划还是因为你没脸见我?”

  米菲看着他,泪水就如同像是决了堤的河坝似的,小手捂嘴的,整个人已然成为泪人了。

  说着李泽道又将一沓纸钱扔进了那火堆里继续说道“但是你知不知道,虽然我表示很讨厌你很恨你但是我还是想见到你的?想叫你一声爸,想跟一起聊些啥的就如同那千千万万的普通的父子一样……”

  李泽道看着那火光,声音已然有些哽咽了,就如同喉咙里有一口浓痰堵在那里似的“我很羡慕别人啊,他们从小就被父亲教导到大,什么说男人要独立,男人要勇敢,男人要勤奋,男人要学有所长,男人当成为人中俊杰……李大海他可没跟我说这些啊,他就说他相信我,我是人中龙凤总有一天会一鸣惊人的,然后……没了。”

  现在想想,李泽道突然觉得李大海实在对他太好了,好得都有点不真实了,好得有点诡异了,舍不得打舍不得骂的,也难怪,他不是他的儿子不是?他是他老板的儿子啊!他知道他老板的儿子就是一个傻逼啊。

  谁家的父亲能忍受自己的儿子每次考试都是倒数第一的没想去责备一下?

  反正李泽道觉得,以后他的儿子要是敢考倒数第一的话,他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医院做亲子鉴定,自己的儿子怎么可能那么傻逼呢?

  “我也不知道人间的纸钱会不会到了下面就成了真钞,如果当真能够等值兑换的话,你就给我托一个梦回来……再想办法给我打听几支能够中奖的彩票或者必定涨停的股票……当然了,这钱不是我要花的,而是为了捐赠给基金会,我成立了一个天道基金会,这你是知道的,而且我想你肯定也知道我为什么会成立这个基金会,但是我怎么觉得我有一种被忽悠的感觉呢?李大海肯定不是因为什么不想我承担什么担子的然后才走的……他那是在骗取我的眼泪跟自责啊,挺不厚道的,你要是见到他,记得揍他一顿。”

  李泽道红酒拿了起来,自己对着瓶口咕咚咕咚地灌了一大口,说道“话说你是老酒鬼吗?靠,你可是我爸诶,我竟然不知道这种事情?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失败?不管了,今天咱们父子就喝一点……”

  说着李泽道又喝了一大口的,然后把剩下的都倒在那燃烧着的火堆跟前。

  “还应该跟你说些啥呢?”李泽道晃动着手里的酒瓶说道,“哦,我妈……那天晚上你跟我说,有机会,告诉我妈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