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听到周炎说还在抢救室里没出来的丈夫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周母重重的松了口气说道,眼睛泛红的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妈,没事的。”周倩坐在自己的母亲身边,手轻轻的触碰了下周母那包扎着绷带的手小声说道,然后不由自主的眼泪再次滑落。

  “嗯,没事,没事了……宝贝女儿,不哭了。”周母声音哽咽的,然后周倩哭得更凶了。

  李泽道跟周炎你看我我看你的,然后周炎小声说道“老大,咱们是不是也应该哭一下?否则也太不应景了吧?”

  “……”李泽道的嘴角抽了抽。

  “呜呜……”周炎双手捂脸,大声的哭了起来了。

  “……”李泽道的嘴角抽得更是厉害了。

  等这一家三口哭够之后,已然是五分钟以后的事情了,周炎跟周倩离开了病房去抢救室门口等着还在里头进行抢救的父亲,而李泽道则一个人暂时留在病房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周母聊些家常。

  “哦,对了,伯母,有件事情想问您一下。”李泽道见周母精神还算不错,便提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你想问的是我会收多少聘礼对吧?”周母那张包扎着绷带的大饼脸满满的都是暧昧的神色。看着李泽道真的是越看越满意啊,这么优秀的女婿上哪找呢?

  “……”李泽道觉得应该把医生叫进来,让他好好检查检查周母的脑袋是不是撞坏了。

  “那个……聘礼自然会让伯母您满意的,这个咱们以后再聊。”李泽道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然后表情有些严肃了,“我想了解下下午发生的事情。”

  周母点了点头然后心有余悸的说道“下午的时候,我跟你伯父先是去了一趟家里开的那个小超市,在之后便去小区门口散散步,谁知道,一辆车突然间朝我们撞过来了,你伯父眼疾手快的试图把我推开……”

  周母的声音又开始哽咽了“然后……来不及了,我们都被撞飞了,之后就不清楚了……该死的,哪个杀千刀的没拿驾照就敢开车出来随便撞人的……”

  “伯母,您放心,那个肇事者一定会被抓到的,到时会还您跟伯父一个公道的。”李泽道劝道。

  “伯母相信你,一个女婿半个儿啊,我不信你信谁?我信你比相信周炎还小子还相信。”周母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李泽道觉得,这个周母跟周炎一样,对自己其实不是那么的信任。还是能周倩那丫头好啊,李泽道感觉得到她对自己的那种绝对信任。

  “伯母,这段时间,您跟伯父有没有跟别人起争执得罪什么人之类的?”李泽道问道。

  “起争执?”周母一愣,然后很快的就明白过来了,眼睛瞪得圆滚滚的看着李泽道,“宝贝女婿,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要撞死我们?”

  宝贝女婿?李泽道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却也没好去反驳,而是说道“伯母,这仅仅只是我的一个猜测,当然了,也有可能是车子失控了,开车的人酒驾或者开车的技术不行把油门都刹车使了这都是有可能的。”

  周母却是脸色微微一变的说道“难道是那个王八蛋?杀千刀的,这种如此伤天害理的事他竟然还真敢干出来?妈的,觉得咱们老实人好欺负是吧?等出院了看老娘把拿把菜刀去砍死他。”

  “那个王八蛋?伯母,您别激动,满满说。”李泽道说道,然后送了一杯温水过去。

  周母接过温水喝了一口,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说道“就是住在隔壁单元三楼的那个张衡,之前经常去超市里买东西,这一来二去的,也就熟悉了,前两天突然到家里来说,想要出两百万盘下咱们的超市。”

  “两百万盘下?”李泽道一愣。

  周母越说越激动,唾沫横飞“是啊,两百万?你说他是脑残他的脑子这是被门夹了眼睛瞎了还是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那超市的面积有多大他看不到?仅仅只是店面就价值不下五百万了,算是其他的呢?怎么可能两百万卖给他?他以为这是超市里那打折的廉价大白菜?”

  “伯母,您……那个别太激动,小心伤口。”李泽道劝道,主要是她唾沫星子横飞的,李泽道都快躲闪不及了,这种既得躲闪又不能让周母看出来免得伤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