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闪烁着明晃晃的寒光,是真的匕首而不是小孩玩的玩具,所以很是果断的吓了一旁的不明觉厉的孙一洲一跳的,心想虽说表哥一副你捅死我吧你捅死我吧你不捅死我就自己往自己的身上狠狠的捅几刀子的贱样,他这是一心求捅啊,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堂哥啊,要不要阻止一下呢?或者要不要报警?

  孙一洲惊吓之余很是纠结。

  李泽道按住了工兵的手臂,冷冷的说道“工兵,你这不是在侮辱我吗?其实你本不用趟这浑水的,是我应是把你拉扯进来的,最后还害得你被打得吐血差点小命都没了,至于南极……其实更应该怪我,如果我谨慎一点的话就不会出这种的事情了,所以我一点都不怪你,真的,相反了,我还很感激你,如果不是你引走并且缠住了一个敌人,就不仅仅只是死了三个弟兄那么简单了!再说了,咱们可是兄弟啊,你要真把我当作兄弟,你就给我起来……妈蛋,别动了,在动的话老子的手臂就要见血了……”

  工兵尴尬一笑的,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说道“李少,是我错了,我矫情了。”

  “道歉就免了,还是先把匕首收起来吧,假模假样的,妈蛋,明明知道我是不会对你捅刀子的。”李泽道有些鄙夷的说道,“你要真认为自己该死,就往自己身上多捅几下,我不拦你就是了。”

  “……”被李泽道识破了伎俩,工兵讪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当下赶紧将匕首收了起来了。

  “之前觉得你挺正派了,没这么多花花心思啊,近墨者黑?”说着,李泽道看了孙一洲一眼。

  后者胸口一窒息的,有了一种被狠狠的捅了一刀子的感觉了。

  李泽道给了工兵一个眼神的,工兵会意,看向自己那堂弟孙一洲“你先出去吧,我跟李少说点事情。”

  “好的,堂哥……李少,那我先出去了。”孙一洲看着李泽道赔笑了下,赶紧转身离开这个病房,并且将门关好。

  孙一洲一离开的,工兵的那张脸已然阴沉下来了,眼里的杀气弥漫“对方联系了吗?”在工兵看来,对方之所以掳走南极,无非就是想把南极当作筹码跟李泽道谈判些啥,所以对方一定会联系李泽道。

  李泽道表情略显黯然的摇了摇头“没有……我已经派人出去追寻了,一整夜过去了,也没能得到有用的线索,甚至我压根就不知道对方是谁。”

  “你觉得会是谁?有怀疑的对象吗?”工兵问道,“跟你昨天晚上出去的办的事情有关?”

  李泽道不确定“可能有,也可能没有。昨天晚上其实我把自己的当成了诱饵最后成功的把对方给引了出来,也抓到了一个关键的人物,正当我试图从他嘴里挖出点啥东西来的时候,我得知别墅出事了,匆忙的赶了回去,之后,那个关键人物已经受伤过重死了,线索也就这样断了。”

  蝙蝠确实已经死了,他本来年纪就大了,鬼丸带来的副作用又太过霸道了,一下子就把他剩余的身体机能全部燃烧掉,加上受了重伤,又被李泽道用言语一段羞辱的,也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所以李泽道离开两个小时不到的,他就见上帝去了。

  之后变态小心翼翼的给李泽道电话汇报这事情,李泽道让变态好好安葬他,算是对他表达出自己的敬意。

  “哪一方势力?”工兵问道。

  “卢西安诺家族。”李泽道说道。

  “……”工兵瞪大眼睛倒抽凉气,更是差点一个没人住破口大骂的,你妹啊,你没事去招惹那种在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干什么呢?

  “赶紧看能不能联系上你师父上帝之手吧,现在也估计只有他能摆平这件事情,解救出南极。”工兵说道。

  李泽道一脸苦涩的笑容摇了摇头,刚想说啥,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了,两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那里,而且两人的身上都弥漫着杀气,就好像谁欠他们几百万没还似的。

  “炎黄,队……企鹅……”工兵赶紧打招呼。

  是的,炎黄跟企鹅赶来了,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神龙组织的工兵被打伤了,神龙组织的南极被掳走了现在更是下落不明,还不是大事?因此炎黄带着企鹅赶过来了。

  李泽道看着走进来的炎黄,微微点了下头,至于跟在他后面那仿佛要扑过来撕了自己的企鹅,则被李泽道很是干脆的忽略了。

  “你……混蛋,你为什么不保护好南极?你竟然让她被抓走了?你既然不能保护好他为什么还要带走她?”企鹅眼神死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