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泽道的第二感觉就是自己太他奶奶的善良了,在苏杭的时候怎么没下手狠辣一点把花树林给搞死呢?这让他有机会在背后蹦跶的!

  第三感觉是……这事好像还有猫腻啊,毕竟周树林能混到那种程度,自然知道什么人可以招惹,什么人是万万不能招惹的道理的,在已经知道自己强悍实力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还傻乎乎的给自己使绊子呢?

  所以在浙居那房间,跟花树林谈不拢赔偿问题最后冷笑离开那个包厢之前,李泽道偷偷的把一枚从神龙组织里得到的窃听器安装在红木桌子下面,所以后面花树林跟那个魏少通电话的时候所说的话,李泽道自然是一字不落的全部听到了。

  魏少?

  李泽道想了想,那些得罪自己的家伙中的确有姓魏的,魏小宝现在已然升天了,那么就只剩下他的弟弟魏耀明了。

  所以李泽道给变态的指令是不死就行!意思是说,找准了机会,狠狠的揍花树林一顿,当然了,别往死里整,毕竟花树林好歹也是小有名气的企业家,慈善家,他要是死了,也会是引起轩然大波的。

  至于他背后的那个魏少,自然也得找个时间去跟他好好“聊聊”了。

  而下午听到那个传闻之后,李泽道却是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了,于是让变态紧跟着就行了,一有什么状况,立即联系他。

  果然,变态来消息了说,花树林的那个司机把花树林给绑了扔在了市郊一座荒山上的一个小庙你,甚至,还有人把花树林的外甥马仁杰给送来了。

  于是李泽道赶紧赶了过来,果然如他所料的那样,对方这是打算栽赃陷害,抹杀掉花树林,然后把这杀人罪名往自己的脑袋上搁啊。

  这种手段其实并不高明,但是却是很实用,毕竟那有关李泽道跟花树林在浙居起冲突并且扬言要杀掉对方的传言已然在某个圈子你传开了,这时候花树林若真的死于非命了,那么大伙自然也会认定花树林是被他李泽道干掉的。

  李泽道自然不能让花树林跟马仁杰挂掉了,甚至他也不忍心看到马仁杰就这样被格叽格叽了,所以他及时的出手,并且一下子就把苏平给废掉了。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关我屁事啊。

  见李泽道真的打算拍拍屁股走人,花树林脸色惊慌的赶紧叫住了他“李少……等等……”

  现在他被五花大绑的,压根就动弹不得,马仁杰则是晕死过去了,天知道他啥时候能醒过来?再说了,他那断臂现在压根就还没痊愈呢。

  而苏平虽然断了一只手的,大腿上还了一把刀子,但是还活得好好的,李泽道若是这样一走了,苏平咬牙把大腿上的刀子拔下来然后送自己上西天,那不是操蛋了?

  “花老板,还有事?”李泽道回头问道,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架势,更是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哈欠的,表示自己现在的确很困,需要回去睡觉。

  “求……李少帮我松绑……”花树林咬了咬牙,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妈的,虎落平阳被犬……哦,不对,是被狼欺啊!

  “凭什么?”李泽道一笑反问。

  “凭……我现在要是死了,大伙可定会认为是李少下手的,到时李少恐怕也会有麻烦的。”花树林深深呼出一口气说道。

  “又不是我杀你的,是魏耀明收买了你的司机谋杀掉你的,关我屁事啊。”李泽道撇了撇嘴说道。

  “可是……大伙并不知道,还是会认为这事肯定是干的不是?毕竟那样的传言已然出来了……”

  李泽道诡异一笑说道“现在不会了,因为咱们刚刚的对话已经被我录音下来了,你死了,倒霉的只会是魏耀明,至于我,最多就是见死不救……妈蛋,欢迎大伙谴责我!”

  “……”花树林差点被李泽道这话给噎死。

  “好了,我回去睡觉了,在也不见。”李泽道打了个哈欠,回去抱着季月莫的娇躯睡觉睡觉之前在谈谈人生聊聊理想的,远比在这种鬼地方吹冷风强多了。

  “李少……”见这货真要走了,花树林大急,声音都变了,“我愿意把花荣电器跟花荣大酒店给你,只求李少看在你跟人杰好歹也是舍友的份上,救我跟人杰一命……”

  李泽道回头,看着花树林笑道“花老板真会做生意啊,按照之前的说法,花荣电器跟花荣大酒店本来就是应该作为赔偿给我的,换句话说,花荣电器跟花荣大酒店本来就是我的,现在你拿我的东西给我让我救你们两个……你当我是白痴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