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晓晓那略显冰凉的小手紧紧的握紧了自己的母亲的手,那显得有些惶恐无助的目光落在正在开车的李泽道身上,嘴巴张了张的,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怎么了,既动不了也没办法开口说话的,但是她能很清楚的看到她额头上不停的冒出的一颗颗豆大的冷汗,也能看到眼里那丝痛苦之色,可想而知,她正忍受着脚踝断骨的地方带来的锥心的痛楚……这让白晓晓的心里极度的难受,恨不得替她去承受这份痛楚。

  她也不知道这个之前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跟前上台跳激光舞的那种动感判若两人的学弟要带她们母女去哪里,之后她们又会遭遇怎样的折磨羞辱,她怎么也没想到动起手来竟然会变得如此可怕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就把自己的母亲的腿给踩断了,甚至还差点就这样掐死她。

  “有事?”李泽道头也不回的开口问道,语气虽然不算太友好的,但是跟之前那种杀气腾腾的语气比起来了,在白晓晓听来简直温柔一万倍以上了。

  当下张了张嘴,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我妈……”

  “我说她不会死,她就不会死。”李泽道打断了她的言语,冷冷的说道。对于这个敢拿刀子对准百里冰的女孩子,他并没有太多的好感,虽然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来说,她的做法不能算是错的。

  “哦。”白晓晓不敢在多说啥的了,毕竟他的语气里还带着一丝怨气的,万一再次对自己母亲下手的,那怎么办。

  “你知道我想知道些什么的,所以,说吧。”李泽道冷冷的说道。

  白晓晓轻轻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的,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之后看着李泽道说道“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李泽道冷笑。

  “我的意思是,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母亲为什么要对学姐下手。”白晓晓看了一旁的母亲一眼解释道。

  后者则把眼睛睁开了,眼神恶毒的扫了李泽道一眼,然后给了自己的女个一个柔和的眼神的,又把眼睛给闭上了,继续忍受断腿处所带来的那种锥心的痛楚。

  “你没问?”李泽道问道。

  “我问了……”白晓晓看着自己的母亲,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说道,“但是我母亲没说……不过她的心地是很善良的,她是不会平白无故去害百里学姐的,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事情……”

  “这是你们第二次对百里冰下手?”李泽道问道。

  “是的。”白晓晓微微点了下头的,这种时候在隐瞒已然没有任何意义了,反而很有可能会激怒这个体内住着一个恶魔的男子,“之前让的确让她中过一次蛊毒,没想到她竟然能挺过来。”

  “这么说……这次芙蓉湖闹鬼也是有意而为之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引诱百里冰过去?”李泽道再次问道。

  “是那样。”白晓晓点了点头说道,“芙蓉湖一闹鬼,以会长的一贯做法,肯定会率领灵异协会的人去解开闹鬼的秘密,她如果死在湖边,大伙只会认为她是被女鬼给吓死的,毕竟中了那种蛊毒之后,就算是对蛊毒深有研究的高手,也没办法在尸体上找到一丁点蛊毒的痕迹。”

  李泽道看了副驾驶位置上处于昏迷当中的百里冰一眼,微微苦笑了下,他怎么也没想到所谓的芙蓉湖闹鬼事件其实就是为了引诱百里冰过去了,而这个智商很高的女人竟然还真傻乎乎的过去上套了。

  今晚若非自己在场,她恐怕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吧?

  当下李泽道也没在多问啥了,毕竟问了这个女孩子也不一定回答得上来,至于问那个女人,她如此有骨气的并且肯定已经知道自己是不会为难她的女儿的,更不会多说啥了,除非,她自己想说。

  就这样,一路保持沉默的,最后车子来到了变态所购买的那套位于郊区用来动用私刑的房子跟前。

  李泽道一下车之后,变态已然早早的在那边等候着了,当下微微颔首说道“老大。”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车后面有个两条腿都断了的女人,你抱她上楼吧。”说着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把百里冰给抱了出来。

  “好的,老大。”变态说道,然后他看到后座的车门被推开,一个颇为漂亮可惜额头上有伤,当然了就算没有伤也没有老大手里抱着的那个女孩子漂亮的女孩子下了车,然后眼睛微微的有点瞪大了,这个就是老大说的那个两条腿都断了的女人?这年头断了两条腿还能走路?

  “麻烦你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