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泽道见北就要动手了,赶紧在她耳旁小声嘀咕道“被姐姐,有一把牛刀在呢,不用白不用啊。”

  “牛刀?”北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不远处的一个男子一眼,明白过来了,当下把那已然抬起来的脚放了下来。

  黄瀚则直接被李泽道这如此嚣张的话给气乐了,活了大半辈子,嚣张的见多了,但是还真没见过这号,也懒得废话了,摆了摆手“动手,打断腿,抽烂嘴!”

  “等等……”李泽道赶紧说。

  黄瀚冷笑“怎么?怕了?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跪下给老子磕头认错,我可以考虑少断你一条腿。”

  “怕了?我的保镖可是很厉害的好不好?”李泽道看着黄瀚的眼神跟看白痴没啥区别,然后向前看去,挥了挥手,很是嚣张的大声喊道“喂,还不赶紧过来?没看到有人想找我麻烦妈?”

  竟然有保镖?黄瀚一行人楞了下回头看去,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不远处一个站在一辆玛莎拉蒂跟前的黑衣男子身上。

  黑衣男子脸上的肌肉微微微微扯了扯,欲哭无泪,他其实很想说,大哥,我就是送车过来的,把车钥匙交到你手里我就走了。

  更想说,大哥,对这种人动手实在有辱我的身份。

  他原本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的,谁能想到李泽道竟然玩这出,对他发出“求救”信号了,不出面还真不行,当下只能极为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

  黄瀚看了那所谓的保镖几眼,就是一个干瘪的家伙,恐怕风大一点就要把他给吹走了,当下发出了极为嚣张嘲讽的笑声,尼玛的,还以为多大的阵势,才一个人啊,还这种货色,妈的,这小子真是脑残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回过头看着李泽道,表情显得有些落寞怜悯,就好像弹指间就可以让李泽道灰灰湮灭似的,手抬了起来,指了指这小子那张脸“小子,我觉得有一句台词特别适合你。”

  “什么台词?”李泽道依旧一副嚣张无比的样子。

  “男人都喜欢装逼,但是装的场合不对就变成了傻逼,男人都喜欢耍酷,如果耍的对象不对那就变成了残酷。”黄瀚语重心长的说。

  “我觉得这台词更适合你。”李泽道看着对方那张大饼脸,很是肯定的说。

  黄瀚的表情一下子就阴冷下来了,先是后退了几步,又让自己那两个保镖拦在自己的面前,确保一会儿开打的时候对方的拳头不会落在自己的身上,毕竟按照赵平安的说法,这个家伙很残暴的,然后手一挥“动手!”

  至于已然快走到跟前的那个所谓的保镖,被他很是干脆的无视了,在黄瀚看来,那个保镖带来的威胁还不如眼前这小子呢,毕竟按照赵平安的说法,这小子可是可以在短短的两分钟之内打趴二十几个小混混啊,更关键的是,打完之后他没受伤。

  话音刚落,黄瀚的这些手下一下子就亮出藏在身上的藏着的钝器了,或是甩棍或是铁棍,熟练的把玩着瑞士军刀的也有。

  离李泽道最近的那个那个满脸狠厉的男子猛地举起了手里的铁棍,就要往李泽道那张显得很是欠揍的脸上抽。

  李泽道却是不躲不闪的,一副被吓傻了反应不过来的样子。

  就在这时,男子只觉得自己的手一麻的,手里的棍子已然不见了,抬头一看,却见之前那个缓慢走过来的保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了,而他的棍子,则落入了对方的手里。

  下一秒,让大伙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个保镖两手抓着棍子的两端,微微一用力的,然后那把甩棍竟然被掰弯了,变成了一个“u”形。

  “还给你。”保镖说。

  后者嘴巴大张,瞳孔胀大,乖巧听话的任凭那保镖把那已经变成“u”形的铁棍挂在他的脖子上。

  “都滚吧。”保镖扫了这些人一眼,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实在懒得跟这种在他眼里就跟蚂蚁似的没啥区别的弱者动手。

  这些围上来的人没有滚,毕竟老板没让他们滚!再者这么多人被对方一句话就吓跑了,这要是传出去的话那不是丢脸死了?不过都不由自主的都后退了几步,各个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这个一出手就严重刺激到他们的神经的保镖。

  突然间冒出来一伸手就把棍子夺走那也就算了,但是竟然如此轻松的就把棍子给掰弯了……那可是实心的啊,那可是精钢材料,那可是很硬的啊。

  “还不滚?”保镖看着看着黄瀚,眉头挑了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