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对脚,有心偷袭对一直堤防,加上两人的实力半斤八两,所以朱沧海没能占到便宜,余凡东也没吃到什么暗亏。

  “砰!”两人的小腿狠狠的砸在了一起,然后各自后退了一步,呲牙咧嘴的同时,用杀人一般的眼神盯着对方看。

  “你什么意思?你刚刚不是说站着让我杀吗?”余凡东的脸色极为不好看的质问道。

  他的肺都快气炸了,这个骗子!幸好自己太过了解他了,知道这个混蛋十有八九是在骗人然后小心的提防着,否则他那一脚踹在自己那还没好利索的蛋蛋上,自己不得彻底的变成了待宰杀的羔羊?

  朱沧海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余凡东冷冷的说“为什么不是你死?”

  “是你自己说要死的。”

  朱沧海冷冷的回应“该死的是你!当初要不是你见色起意,能有今天这事?”

  说着,朱沧海还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李泽道一眼,他在这是隐晦的想提醒李泽道,错的根源在于余凡东,是这家伙见色起意的。

  余凡东怎么可能不明白朱沧海的用心良苦?同样冷笑“说得你好像没见色起意似的,她脸上挨的那让她几乎陷入昏迷的一巴掌,可不是我抽的……还有,这次是你鼓动我对金素妍下手的。”

  “杀手可是你请的……”

  “我要是你们,我会赶紧动手,因为还有两分钟。”李泽道打断了他们的言语,他在笑,只不过笑得如此冰冷跟诡异的,任谁看到这样的脸,脑子里都会浮现起“神经病”这三个字。

  余凡东跟朱沧海这番“脑残”一般的对话彻底的激起了李泽道心里的怒火了,他可以从这三言两语想象到金素妍当日受到了何种非人一般的折磨。

  朱沧海咬了咬牙的,猛地朝余凡东扑了过去了,余凡东同样如此。

  然后,两个大男人扭打在一起,你给我一拳的,我也给你一拳,都想致对方于死地。

  只不过两人半斤八两,加上之前下体遭受重创,重伤未愈,所以打出去的拳头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力气,这样的拳头把人彻底的打疼了都费劲,更别说打死人了,所以一时间打得难分难解。

  朱沧海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努力的把余凡东压在身子底下的同时,猛地一口的朝着他的脖子咬了下去,就像是电影里的那丧尸在撕咬活人的脖子似的。

  “啊……”余凡东发出凄厉般的惨叫声的同时,拼命挣扎的,膝盖直接顶在了朱沧海的胯下。

  朱沧海瞳孔猛地睁大,却是没有惨叫出声,而是咬得更是用力了。

  “去死吧……”他在心里怒吼,只觉得自己的嘴里多了一样异物了。

  那是一块带血的肉,从余凡东的脖子上咬下来的肉!

  余凡东的惨叫声更是惨烈了,垂死挣扎的力气更大,又是一膝盖狠狠的顶在了朱沧海的胯下。

  痛!锥心的痛!痛得朱沧海在也受不了了,张嘴惨叫了一声,然后从余凡东的身上滚了下去,捂着下体,在地上打滚不止。

  余凡东则睁大眼睛张大嘴巴,一手死死的捂着自己脖子上那个血洞,另外一只手则努力的撑在地上,身体踉跄着爬了起来,然后挣扎着拿起了桌面上那把水果刀。

  然后,他那努力瞪得大大的眼珠子落在在地上打滚的朱沧海身上,握紧手里的水果刀,双膝跪了下去,然后朝他的身上捅了过去。

  “噗!”这把其实不算太锋利的水果刀很是干脆的捅进了朱沧海的肚子里。

  朱沧海那原本打滚的身体猛地一僵的,然后那睁得大大的眼睛看向了余凡东,猩红一片。

  下一秒,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朱沧海的双手猛地抱住了余凡东的脖子,然后那是鲜血的嘴直接一口咬在了余凡东的嘴角上,很是干脆的,余凡东脸上的肉咬下了一大块……

  这已经不是两个人了,而是两条陷入疯狂状态的互相撕咬着着的狗。

  场面很丑陋,也很血腥,血腥得让他们变成这样的李泽道都看不下去了,当下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上了楼梯,朝二楼走去。

  很快的,偌大的屋子就剩下愤怒的嘶吼声,惨烈的哀嚎声了,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里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死寂……

  当天晚上,余凡东的母亲因为余凡东没接电话,担心儿子出什么事了,赶紧驱车来到胜利花园小区。

  余母发现屋子里并没有开灯,所以,儿子没在?出去了?还是……发生什么事了?身体遭受那样的重创,余母之前就担心儿子会不会想不开自杀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