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鲁迅先生说,这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所以,因为这里有被人走过的痕迹,所以,这里就是一条路,虽然这条路满是荆棘以及杂草,甚至说不定的毒虫之类的东西就藏匿在杂草丛中,准备给你致命的一击。

  李泽道走得很慢,迈一步之后,有时候得停下一分多钟,左顾右盼的,也不知道在寻找些什么。

  北只当他在装模装样,没有多想,况且她还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距离,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无聊到这种程度,竟然会跟他打赌,天啊,自己什么时候干过这种如此幼稚的事情了?

  不过,说什么也不能输!说什么也不能帮他捶背!所以,北觉得自己得主动一点把行走的距离给计算好,而且绝对不能给这个王八蛋任何耍赖的机会!

  但是,就在她在心里很是解气的嘀咕她已经前进了九十八米,前面的李泽道已经走了九十九米,只要他往前在挪动一两步然后这个打赌自己就赢了!

  “喂,九十九米了!”她冷冷的提醒道,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混蛋,你就等着跪下抽自己十个耳光子然后向我道歉吧!

  李泽道闻言,那原本就抬起来要迈出去的腿直接收了回来,然后回头,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这个女人,然后把手里的仪器扔还给她“自己看吧。”

  北伸手接住,那有些疑惑的眼神看了仪器一眼,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大了,只见仪器上面竟然有三颗led灯在闪烁着红光,而不是原有的两颗。

  所以,打赌输了?所以真要帮他……捶背?开什么玩笑?这一刻,北真的有想杀人的冲动了,杀了他,也就不存在打赌这件事情了不是吗?

  然后她然间想到什么,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了,浑身上下已然散发出了一股极为凌厉的杀气。

  把仪器收起来之后,眼神警惕的扫视着周围,有一颗led亮了就意味着上就潜伏在周边,说不定的正准备给他们致命一击呢,所以由不得北不重视,毕竟她很清楚上的实力。

  “咋们走吧。”李泽道说。

  “走……你是不是走错方向了?”北脸上的肌肉抽得厉害,上就在前面你为什么要往回走?

  “你说,密林里那被你用麻醉针麻醉倒的熊瞎子醒了吗?”李泽道皱着眉头问道。

  “……”完全跟不上对方的思维,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在做什么,所以北觉得自己快疯了,脸上的肌肉抽得更是厉害了。

  “去看看吧,不行的话在想别的办法。”李泽道像是在喃喃自语似的,侧着身子绕过北就要离开。

  北深呼了下,像是看死人一眼看了李泽道的背影一眼,然后就要继续朝前挪动位置,既然你这个家伙怕死怕危险什么不敢继续靠近,我自己去!

  然后,北发现她的手臂一下子就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给紧紧的拽住了。

  瞬间,北的身体猛地的僵硬了下,紧接着好像有一股如同电流一般的气息从她那被抓着的手臂开始流窜开来,最后袭卷了她的整个身体,酥酥的,麻麻的,那种感觉当真从未有过。

  再然后,她反应过来了,她回头,那张脸犹如千年寒冰,她的手臂从来都没有被一个男人这样抓过,从来都没有!当下眼神如同在看死人一般看着李泽道一个字一字的说道“你……找死!”

  “……不就抓你一下手臂吗?有那么严重?要不我的也让你抓一下?”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再说了,你以为愿意抓你啊,我要不抓你的话,说不定的,咱们都得死!”

  “放开!”北怒喝。她现在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她只想杀人……可以不杀人,但是至少也得把他那爪子给剁下来!

  曾经自己的靴子被这个家伙摸了,哪怕最后他没有将其扔出庭院,北也没想要了,而现在,自己的手臂被摸了……剁掉?开什么玩笑?所以,只能把他的给剁掉了!

  “放开就放开!”李泽道嘀咕,松开了她的手臂。

  李泽道松开瞬间,北已然发动攻击了,最凌厉的攻击!

  她一拳轰向李泽道的面门,与此同时,那大长腿也踹向了李泽道的胯下!上下两条路线同时攻击竟然没有丝毫影响。

  要知道,我们一拳打出去的时候,身体的重力就要向着拳头倾斜,脚部很难同时跟上。即便能够跟上,也会受到速度和力量上的约束。

  她上下两路同时攻击,看起来不显眼,好像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其实对大脑的运作和人体的协调能力要求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