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次能顺利的逃过这劫,我会去孤儿院看看的。”李泽道说道。

  北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像是为了躲避啥似的,眼神有些慌乱的躲避了下,看向了车窗外,来了这么一句“到时我带你去……”

  觉得这话怪怪的,说不定会让这个自恋的家伙误解啥了,冷冷的补充说道:“我的意思是,那家孤儿院就在凤凰市。”

  这个向来想杀你就杀你压根就不屑解释啥的女人,此时竟然解释起来了。

  李泽道微微楞了下,然后笑笑“好。”

  然后就是较长的时间的一段沉默。

  北表情已然恢复了以往的那种冷酷了,她默默的抽着香烟看着外头,李泽道则默默的抽着香烟看着她。

  北把烟头弹出窗外之后,回头看着李泽道说道“走吧。”

  然后,趴了下去。

  李泽道看了她那暴露在自己面前的被黑色皮裤包裹得紧紧的皮裤一眼,笑笑,回过头来,专心开起车来了。

  足足开了一整夜的车,最后车子来到了川省的省会蓉市,之前李泽道跟北就是从燕京乘坐飞机到这城市来,然后出发前往西条乡的。

  出发之前,李泽道跟北还在靠近机场的一家酒店里开了两个房间,财大气粗的直接开了十天,并且把一些行李放在房间里头,主要是换洗的衣物。

  经过在狼村折腾了这么一番之后,两人身上的衣服倒也不至于衣不遮体的,但是皱皱巴巴都是泥灰,甚至漏点皮肤那是肯定的。

  比如北的屁股,就破了个洞,露了点让人一见就免不了遐想一番的春光。

  所以,打算先在酒店休息一番,至少也换下干净的衣服,然后搭乘最早的航班返回燕京。

  当然了,搭乘飞机返回燕京估计是明天的事了,因为此时整个蓉市都被倾盆大雨笼罩着,甚至还伴随着阵阵的大风以及闷雷,天气极为恶劣,所以,蓉市机场前往各地的航班基本上都取消又或者是延误了。

  将车在酒店门口停下之后,两人冒着那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的进入了那之前登记入住的酒店。

  之前的门卡已然泡水了损坏用不了了,因此李泽道跟北在酒店工作人员那显得有些异样的眼神的注视下,花了点钱重新要了一张门卡,之后,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当然了,两个房间挨着。

  一回到房间之后,李泽道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伸了伸懒腰的,只觉得一身的疲惫好像瞬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似的。

  目光落在地上多出的那几张上面印有几乎全裸,仅用手挡住了私密部位,表情满是挑逗的美女以及一连串电话号码的小卡片身上,李泽道摇了摇头,在心里评价了一番,这胸部,一看就是假的,这脸蛋……一看就是亚洲四大邪术的华夏s整出来的。

  有关亚洲四大邪术这事情是任天堂告诉李泽道的,分别是泰国的变性术、韩国的整容术、岛国的化妆术、华夏的s术……之后让任天堂还一副很不好意思的表示,其实她是这四大邪术的集大成者,不信的话你可以检查检查。

  李泽道听了之后着实吓了一跳,于是很是认真的检查了一晚上,最后得出这个女人骗人这么一个结论。

  眼神从那小卡片上移开,李泽道伸了伸懒腰,走进浴室,往浴缸里放上了热水,紧接着干脆的把自己的给脱个精光,舒服的泡起热水澡来了。

  泡澡的功夫,拿起放在那一旁的那黑黝黝的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制作而成的药罐子把玩起来了。

  “要不,把里头那颗药丸吃了?反正自己是可以把老鼠药当饭吃的男人,所以不怕中毒的……”李泽道嘀咕,着实心痒痒的,就等于是老猫在见到咸鱼之后,却是被告知,那虽然看起来是一条咸鱼,但是实则很有可能不是一条咸鱼,甚至吃了可能会死,那只能在一旁干呆着,想离开,却又舍不得,是在抵挡不住这种诱惑啊。

  “但是,万一……挂了怎么办?”李泽道又嘀咕,“天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啊?吃了不会死人呢?这可是一千多年前的玩意儿啊,到现在竟然还不腐烂发霉的……这得了多少防腐剂啊,还是其本身就是防腐剂?”

  ……

  另外一个房间里,北没有泡澡,毕竟臀部那里还有伤,仅仅只是洗了下头发,简单的擦了下身体,对着镜子,把伤口上的那些黑乎乎的药渣扣掉,清洗一下,检查一下伤口,果然,那种不知道名的草药的药效奇佳,又或者说,那个混蛋的口水本身也带有疗伤的作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