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权冷哼了一声看向李泽道,冷冷说道:“你继续!”

  “黄门主,请您务必相信,我之所以做出这种如此胆大妄为的事情出来,是因为我不得不这样做,我不这样做是要发生大事的。https://”李泽道表情极其诚恳的说。

  黄权脸上的皮肉抽了抽,他还是低估了这小子了,这小子远比他所想象的还要虚伪多多了。

  “小子,说人话!”黄权怒道。

  李泽道相当委屈,自己说的就是人话啊,你自己听不懂怪谁啊。

  一旁的水妃灵多少有些担心,担心黄权一个没忍住将小弟弟给拍死,反正见李泽道露出这么贱一个表情说着这么贱的话,她也想将他一巴掌拍死。

  “我之所以这样做,我那是为了防止神域被破坏,为了守护神域的和平。”李泽道声音饱含深情,表情要多真挚有多真挚,甚至,这一刻,身上还有光环加身。

  哦,那是阳光,此时阳光就照耀在李泽道身上。

  但是这表情,这挺拔的身姿,这语气,外加这阳光,无疑让李泽道变得极其光芒,极其伟岸,仿若他所作之事正是那为国为民的伟大之事似的。

  你非但不能指责他,你还得跟他鲜花,给他掌声,将其视为自己的偶像。

  一时间,空气突然间变得相当安静。

  黄权的老脸在抽,公输波的老脸也在抽,水妃灵的脸也在抽,所有人的脸皮都在抽,都差点被李泽道这如此不要脸的借口给活生生的噎死。

  水妃灵甚是头疼,小弟弟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些了吧?他怎么敢给黄权这么一个借口呢?完了,黄爷爷要生气了。

  好一会儿,黄权打破了这近乎就要凝固成一团的空气,他强忍着杀人的冲动,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将残图交出来!”

  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大傻逼,不然怎么会妄想听到从这个虚伪的家伙嘴里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呢?

  所以,他决定他不要解释了,他只要残图,之后要这小子付出惨痛的代价!为他自己这种不知死活的举动埋单。

  “黄……”

  “老子说,残图!”黄权吼道,身上那股可怕的威压展露无疑。

  李泽道呼吸干脆一停顿,耳膜嗡嗡作响,脸色直接煞白了几分,心里骇然无比!

  小心脏哆嗦得厉害,心想真不愧是灵仙镜修为的强者,仅一声怒吼,竟有着如此的巨大的杀伤力。

  像是被这怒吼声给吓到了似的,李泽道悻悻一笑,手赶紧伸进怀里,取出一份地图出来。

  黄权大手一伸,抢了过去。

  公输波眼巴巴的看着黄权手中那残图,重重的松了口气,残图失而复得,这样一来,对家族也有交代了。

  扫了手中这残图一眼,黄权的那张猩猩脸上的肌肉又开始抽了,甚至身体还在轻轻的颤抖着。

  他觉得自己指定是要遭遇天劫了,不然为何会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呢?

  当下连连深呼吸了几下,相当艰难的压下心中那想要将杀人的暴戾之气,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吼道:“小子,你以为有水丫头帮你撑腰,你以为你是不周学院的老师,老子就不敢宰了你?”

  手中这的确是地图,但是这就是一份最普通的有关黄城的地图,这压根就不是那片残图。

  李泽道脑袋一缩,有些委屈:“我怀里的东西不少,所以先将这地图取出,我也没说这就是那残图啊,是你自己不看清楚就抢……过……去的……”

  李泽道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悻悻的闭嘴了。

  在不闭嘴的话,地上恐怕又要多出一具尸体了。

  黄权脸上的肌肉抽得更快了,手中那地图呼吸之间更是化作灰烬,可想而知,此时他的心里多愤怒。

  一旁的公输波见状,心念微动,看来这个女人以及这小子跟黄权的交情不低啊,否则如此招惹黄权,怕是早就已经被一巴掌拍死了。

  李泽道有些委屈的再次掏出一份地图,这回黄权没再伸手一把夺走,他怕又一次被这这小子耍了。

  黄权也不是害怕又一次丢脸,他就是担心自己一个没忍住直接动手将这小子活生生的打死。

  “我先看看是不是……”李泽道看着黄权悻悻一笑,“主要是我怀里的地图不少,都混在一起了。”

  黄权黑着一张脸没说话。

  公输波以及其他公输家族的子弟则各个羞愤异常,他们觉得黄权实在太窝囊了,实在白瞎了他那一身可怕的灵仙镜修为。

  打他呀!打死他呀!这种贱人你不打死他那是一种相当犯贱的行为你知不知道?

  李泽道打开那残图扫了几眼,点了点头:“对对,这就是从公输家族手中抢来的那残图,不信你们看。”

  于是,以公输波为首的这些来自公输家族的天骄就都有了一种被往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