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呼吸之后,水妃灵以及李泽道的身影再次落回那独木舟上。

  水妃灵脸色难看异常。

  她是个相当高傲的女人,但是先是小弟弟当着她的面被影蟒给一口吞了,现在南宫魅璃还是当着她的面被那怪物掳走,这根本就是在打她的脸。

  当然,心里说不担心也是假的,虽然多次想将那个女人杀了得了,这样一来小弟弟就可以不用为了她到这鬼地方来。

  但是她现在被怪物掳走,却又莫名的担心。

  李泽道眼睛都红了,若非心态已经沉稳了不少,知道着急也没用,此时只怕急得跳脚了。

  他眯着目视着怪物消失的方向,沉声问道:“水姐姐,那究竟是什么怪物?”

  心脏却是剧烈一抽的,落入那样怪物手中,南宫魅璃只怕凶多吉少了,她身边可没有小乌龟,没有黄金罩。

  李泽道差点哭着求小乌龟赶紧出来,求它帮他从那怪物的利爪里救下南宫魅璃,却又很是清楚的知道就算他在如何哭着求着,小乌龟暂时也不会出现。

  不是因为水妃灵就在一旁,小乌龟不愿意露面。

  一直以来,小乌龟只在公输玲珑面前露过面,在这几个女人当中,它似乎最信得过公输玲珑 。

  小乌龟之所以不愿意露面,是因为几天前小乌龟把他带到南宫魅璃以及水妃灵所处位置附近之后,便拍拍龟屁股走龟了。

  小乌龟说小道子啊龟爷要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短则一个礼拜,多则十天,千万别想龟爷,要是让龟爷知道你偷偷想龟爷的话,小心龟爷一个龟爪子拍死你。

  李泽道这才明白小乌龟为何要将黄金罩扔给自己,自是为了让自己在它离开这几天拥有更强的自保手段。

  李泽道眼巴巴的看着小乌龟表示龟爷您这是去哪儿,要实在不着急的话要不就改天再去?

  小乌龟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像是在看白痴似的,龟爷想去哪就去哪,龟爷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关小道子你屁事啊!

  改天?你妹啊,别以为龟爷不知道你这是担心龟爷一走自己小命不保。

  小道子啊,你如此贪生怕死是不对的啊,你对不起天对不起地对不起你爸妈啊……

  最后小乌龟冷嘲热讽了李泽道大半天,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此时李泽道心里着实悔恨到极点,都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子。

  明明感觉到危险了,却是不早点取出黄金罩呢?

  “不清楚。”

  饶是水妃灵见多识广,也根本就不知道那怪物的具体信息,拥有鸟身蛇头,这无疑相当的恐怖怪异,比那群见不得光的人的后代,长得还诡异。

  而且,这林中不是生活着一群专门吸使飞禽血液的千足蚊吗?为何林中还生活着这就如此恐怖的怪鸟?

  “不过从实力来看,怕是不弱于那影蟒。”水妃灵又说。

  若非有恐怖的实力,压根就别想当着她的面掳走南宫魅璃,更别说躲过自己方才抽出去的那一鞭子。

  李泽道心生无力之感,在这鬼地方遭遇这样一只完全不知道是什么鬼但是偏偏实力极其强悍的怪物,这当真是一件令人十分绝望的事情。

  更为让人绝望的是,南宫魅璃还被掳走了。

  “小弟弟,你也不用担心。”水妃灵难得的安慰起人来了。

  “很多禽类都有喜欢捉弄弱小动物的行为,比如小紫,就喜欢玩这种恶趣味游戏。想必那怪鸟飞到一定高度之后,自会松开爪子放了南宫魅璃,以她的修为,自可无碍。”

  嘴巴这么没底气一说,心里更是几乎要沉到谷底,最后即便找到她,十有八九她已经变成了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了。

  这明明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为何会如此难受?

  难道,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已经将她当成自己人了?

  水妃灵觉得自己的骄傲被严重侮辱了,更让她想吐血的是,那个侮辱自己骄傲的人还是她自己。

  “不过不管怎样,自是要赶紧追过去。”水妃灵又说。

  虽然,她很是清楚的知道,以她们的速度压根就追不上。

  恐怕只有院长亲自来,方才能彻底的压制住那只怪鸟。

  李泽道深呼吸了一口气:“水姐姐,你注意周围动静,我全速向前划船。”

  水妃灵点了点头,没有异议。

  随即,在李泽道的奋力之下,那独木中如同那离弦之箭一般,飞快向前。

  虽然速度变快了,但是也足足向前穿梭了小半个时辰,独木舟这才抵达水岸旁,两人身形一掠,踏上了那片长满杂草显得如此荒凉的土地。

  水妃灵的心愈发的沉到谷底,相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之狂龙战神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